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612章 大結局(一)

612章 大結局(一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悄悄隱藏在望月宮外面的周易,就看到望月宮的圣女帶著一大批供奉,朝著遠方趕去。

    至于是去哪里,只要略微思索一下,就大概可以猜測到。

    心中微微有些竊笑,隨后周易直接離開了這里,朝著遠處趕去。

    這場好戲要是錯過了,那可真的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直接一路朝著暗影閣快速趕去。

    來到暗影山脈之后,周易直接使用那個隱身的傳承,隨后隱匿著身形,朝著暗影山脈的主閣趕去。

    他來的比望月宮的人要快很多,所以,等到靠近暗影山脈主閣的時候,暗影山脈的主閣還比較安靜。

    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,他倒是一點都不急,隨后靜靜地等待著。

    大概半天之后,終于,暗影山脈的主閣之中,響起來了警報,這種警報很顯然是入侵警報,是暗影山脈各個分閣相互聯系起來的巫陣構成,一旦有任何的入侵,就可以通知所有的分閣以及主閣,準備做好應對。

    警報響起之后,很快,許多道身影從暗影山脈的主閣之中出現,朝著遠處趕去。

    這些人,正是以影為首的暗影閣供奉們。

    周易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不多時,終于,望月宮的那群人映入了眼簾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來我暗影山脈鬧事,是何居心?”看到望月宮的圣女之后,影不禁面色一變,隨后沉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剛剛將一個分閣攻破的望月宮圣女抬起頭來,看向影:‘呵呵,你還好意思問我?你做了什么勾當,自己不清楚嗎?’

    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?我清楚什么?”影有些疑惑的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別裝了,你暗影閣的供奉前往我望月宮,破壞我望月宮的至寶月桂樹,你還想抵賴不成?”望月宮的圣女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這些超級勢力之間的供奉,都是略微結識過得,就算沒有結識,至少也是見過的,所以周易偽裝成的那個暗影閣供奉,自然被望月宮的宮主輕松的辨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,我暗影閣從來沒有去過你望月宮做什么,你如果想要誣賴我們暗影閣,肆意挑事,那么,我暗影閣盡管奉陪!庇耙彩敲嫔滟讼聛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讓他很是惱怒了,現在又被人欺負到頭上,他要是能忍,那才真的是怪了。

    望月宮的圣女楞了一下,隨后眼神陰冷了下來:“盡管奉陪?哼,這才是你的真話吧,你暗影閣惡意破壞我望月宮至寶,今天,我就要討一個公道!

    “簡直是可笑至極,你倒是告訴我,我暗影閣什么人去破壞的你望月宮至寶?”影氣極反笑,怒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敢讓你們暗影閣的辛夷供奉出來對峙?”這個時候,望月宮的一個供奉怒聲吼道。

    這辛夷供奉不是別人,正是周易偽裝的那個,也就是之前和浮竹交好的那個女供奉。

    “辛夷?”影略微楞了一下,隨后看向身后跟著來的供奉,發現并沒有辛夷。

    他此時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升起,不過還是出聲說道:“真是可笑,你們去一個人,把辛夷供奉叫過來!

    身后的一個供奉點了點頭,隨后直接動身朝著暗影閣的主閣趕去。

    望月宮的圣女冷眼旁觀:“我到要看看你還能夠裝到什么時候!

    很快,那名供奉折返了回來,不過面色有些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影,辛夷不見了!甭晕⒊烈髁艘幌,隨后這名供奉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聽到這名供奉的話,影不禁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還在裝摸做樣嗎?”望月宮的圣女冷笑一聲:“肯定是你指示她偷襲我望月宮至寶,現在又想把她藏起來,哼,我告訴你,影,今天我就讓你知道,我望月宮的至寶,不是那么好動的!

    影略微皺了皺眉頭,此時此刻響起了之前那名供奉跟他說的話。

    為什么遲遲找不到浮竹的絲毫蹤跡?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其他超級勢力在一直嚴密庇佑著他,甚至偷盜走暗影閣的至寶,暗影珠,都是那個超級勢力謀劃的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望月宮圣女,影的眼神不禁陰冷無比。

    辛夷和浮竹交好是所有人都知曉的,為此,影在浮竹出事之后,一直嚴密監視著辛夷,結果并沒有發現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誰知道,現在竟然出現了這個岔子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影能夠想到的可能性,那就是,浮竹和辛夷早就被望月宮所收買,之前指示浮竹盜取暗影珠,現在又假意以辛夷為借口,向自己暗影閣發難。

    想及此處,影不禁怒火中燒:“可惡的混賬,你望月宮莫不是想把我暗影閣耍的團團轉!所有人聽令,給我滅了他們,攻上望月宮!把我們的暗影珠拿回來!

    而聽到影的話,望月宮的宮主不禁想起周易偽裝偷襲的時候,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當時周易說他們偷盜了暗影閣的暗影珠,要讓他們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想及此處,望月宮的圣女也是怒了:“果然是你指示那個混賬偷襲我望月宮至寶,血口噴人冤枉我望月宮,來人,給我上,讓這幫暗影閣的混賬知道,我們不是好欺負的!

    頓時,兩邊的供奉交戰在了一起,每個人都是頻頻下死手,尤其是望月宮的圣女和影,兩個人簡直就像是不要命了一般,不多時,兩人身上都掛彩多處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一幕,周易不禁眼前一亮:“對對對,就是這樣,打起來,打起來!

    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,戰斗越來越激烈,隨后竟然有一個望月宮的供奉被重創,就在暗影閣的供奉猶豫要不要下死手的時候,影竟然把握住機會,絲毫不帶留手的,直接將其擊斃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,直接讓望月宮的眾人眼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之前沖突還有的解決,現在一方被擊殺了一位供奉,那豈是開玩笑的,這必然是死仇了。

    望月宮的圣女把握住影了結那個供奉的機會,一舉將其創傷,隨后下手也是越來越狠厲。

    周易在旁邊看的津津有味,他這個布局,他表示相當的滿意。

    這場戰斗一直持續到了傍晚,隨后暗影閣主閣負責鎮守的供奉也收到影的消息前來支援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影周身死傷的只剩下了三位供奉,而他自己更是重傷嚴重,在望月宮圣女的攻擊下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而望月宮那邊,也是非常凄慘,此時帶過來的供奉,已經足足死傷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圣女大人,先撤!他們的支援來了!”一個望月宮的供奉拉住有些失去理智的圣女,隨后焦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望月宮的圣女終于反應了過來,滿是血絲的眼睛盯著影:“你給我等著,我發誓,必定讓你暗影閣從玄洲之上除名!”

    隨后,她帶著剩下的供奉,連忙撤退而去。

    她這次只是帶了望月宮一半的戰力,自然沒辦法和整個暗影閣硬杠,更何況,這里是暗影閣的地盤,指不定還有什么后手和殺招。

    看到望月宮的圣女退去,影不禁一口血液噴出,隨后有些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如果這些支援的供奉再晚一些到,估計他就要徹底交代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而周易看著影搖搖欲墜的身影,不禁微微瞇了瞇眼睛,眼中閃過一絲殺意。

    不過隨即這一絲殺意又被他安奈了下去,如果影死在這里,那么,暗影閣和望月宮的仇怨,可就不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等到影和那些供奉朝著主閣退去,周易也直接離開了這里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打算再去望月宮澆一把油。

    來到望月宮之后,周易等到晚上,這才偷偷潛行了進去。

    來到月桂樹所在的區域之后,頓時兩個人的對話吸引了周易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‘聽說圣女大人現在正在閉關療傷,宮內的供奉已經全部聚集了起來,而且圣女大人還聯系了我們交好的天兆宗!

    ‘是,我得到可靠消息,好像是和暗影閣大打出手了,而且好多供奉都隕落在了暗影山脈,不過暗影閣更慘,他們的供奉死傷比我們更多,圣女大人好像是打算療傷出關之后,就和天兆宗一起進攻暗影山脈,要把暗影閣從玄洲之上除名!

    ‘圣女大人這次應該是下了決心了,暗影閣那幫魂淡真的是可惡至極,先是派遣人偷襲我們的月桂樹就不說了,不賠禮道歉,反而殺死我們的供奉,真是可恨至極!

    “沒錯,像這種垃圾超級勢力,早就應該從玄洲之上除名了!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聽著兩個人的議論聲,周易不禁微微瞇了瞇眼睛。

    天兆宗他是知道的,這個也是玄洲之上的超級勢力,不過并沒有參與當初覆滅他傳承勢力的那場亂戰之中。、

    不過,天兆宗和望月宮一直都是同氣連枝,共同進退,所以,這次發生了如此大的事情,天兆宗是必然會出手幫助望月宮的。

    反過來看暗影閣,雖然交好的超級勢力不在少數,但是,都不是什么同氣連枝的交好,只是單純的表面同盟,如果望月宮真的和天兆宗一起進攻暗影山脈,到時候有多少人去幫忙還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不過,到時候有超級勢力勸架的可能性倒是很大。

    周易對此倒是不太擔心,此次暗影閣和望月宮徹底結成死仇,誰勸架都沒有用。

    其他超級勢力不是傻子,勸架有用還好說,如果沒有用,誰也不會損失自己的利益還去硬勸架。

    不過,望月宮的圣女療傷這件事情,倒是讓周易不太滿意。

    根據當時的情景來看,影應該是被重創極深的,雖然望月宮的圣女也受了不輕的傷勢,但是,根本沒辦法和影相比較。

    所以,此時此刻抓緊時間去進攻才是正途,為什么要去養傷呢?

    周易感覺自己這次來對了。

    必須要火上澆油才可以啊。

    隨后他繼續朝著月桂樹快速的潛行而去,這次周易發現,月桂樹的守衛比起之前要嚴密上非常之多。

    不過這對于他而言,并沒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隨后他直接顯露出來身形。

    他現在偽裝的是辛夷的模樣,所以并不擔心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幫望月宮的狗屎,膽敢打上我暗影山脈簡直就是給臉不要臉,今天我就要徹底毀去你們的月桂樹,讓你們望月宮的這些垃圾知道,和我們暗影閣作對的下場!敝芤着鹨宦,隨后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頓時,上百道影劍憑空產生,隨后直接朝著月桂樹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些守衛供奉頓時反應了過來,連忙出手阻攔,但是,饒是如此,還是有一些遺漏,那些遺留的影劍頓時戳在了月桂樹的樹干上,隨后轟然爆炸,將月桂樹的樹干上炸出了一個個洞。

    從洞內流出來許多樹汁,讓那些望月宮的供奉眼睛都紅了。

    周易也是有些心疼,畢竟,他已經把這些東西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,現在受到了這么大的損傷,估計得個十年左右才能夠完全復原吧。

    微微搖了搖頭,隨后周易直接潛行離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來原地怒吼的望月宮供奉。

    “暗影閣的垃圾!我們必定要將你們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聽著后面傳來的怒吼聲,周易表示非常的滿意。

    離開望月宮之后,周易隱匿身形,隨后在望月宮附近等候著。

    他打算看看望月宮直接出手不直接出手,如果在不直接出手,他就要來上一記更加狠得了。

    等候了數個時辰之后,幾十道身影從望月宮出來。

    領頭的正是望月宮的圣女。

    此時她的氣色有些不佳,顯然傷勢不輕,但是,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此時滿臉的憤怒,已經導致表情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而看她們去的方向,周易徹底放心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是天兆宗的方向。

    之前聽那兩個人說,望月宮圣女派遣人去聯系了天兆宗,現在竟然直接自己行動了,顯然是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周易表示很滿意,要的就是這種迫不及待的勁頭。

    他對于自己導演的這出戲非常的滿意。

    微微吸了一口氣,隨后周易跟隨在這幫人身后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這望月宮圣女多半是直接去天兆宗,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他還是決定跟著為好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配资网站公司乛卓信宝配资23 北京赛车之家app下载 天津市内期货配资公司 贵州11选5综合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体彩浙江6+1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助手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山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股票app应用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