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603章 戲弄

603章 戲弄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不好吧?估計影那家伙已經在等候你了,你要不先過去吧!敝芤壮雎曂窬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的,讓他先等著吧,反正今天你是主角,我到時候跟著你一起去就行了,走,我們去博苑亭坐著聊聊天!边@女子微微一笑,不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博苑亭是一處水中石亭,是附近一處別致的休閑場所,閣主閉關前,最喜歡在那里彈琴修煉。

    “不了,改天吧,我今天實在是沒有什么心情聊天,只想一個人靜一靜!敝芤讚u頭說道。

    要是跟這家伙聊天,他還偷個屁的暗影珠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,那行吧,我就先過去了,到時候你別忘記過去!边@女子關系和浮竹還是很好地,仔細觀察了一下周易的表情,隨后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看到這女子并沒有繼續糾纏,周易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隨后他不在遲疑,繼續朝著珍寶樓的方向靠近了過去。

    臨近珍寶樓的警戒范圍之后,周易直接使用了王青那個隱身的巫魂殺招,隨后朝著珍寶樓快速的潛行而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守衛,甚至比起昨天還要強大上幾分,周易倒也可以猜到原因,肯定是因為影那家伙意識到自己今天沒辦法繼續守在珍寶樓,所以就加強了守衛。

    這王青的巫魂殺招真的是格外的好用,周易靠近珍寶樓,意外的輕松,并沒有引起那些警衛一絲一毫的注意。

    當他靠近到珍寶樓前的時候,目光不禁看向上方,這珍寶樓之前被影特意加了一個氣息辨別的巫陣,如果不是暗影閣的人,只要觸碰到珍寶樓的任何地方,珍寶樓的那個巫陣都會發出警報。

    不過,周易現在偽裝的可是浮竹,自然不用去擔心這個巫陣的效果。

    隨后他輕松的順著珍寶樓快速攀爬,不多時,就來到了珍寶樓的樓頂。

    左右觀察了一下,很快周易就找到了一處窗子,隨后使用浮竹的巫魂殺招,化為一團影子,順著窗子的縫隙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其中之后,隨后周易飛快的打量了一下周圍,然后朝著各處搜尋而去。

    所謂珍寶樓,自然是藏著珍寶的地方,不過,這地方的珍寶,倒不是暗影閣勢力所有的,而是影自己的私藏,只有由他親自保管的至寶,暗影珠,才是屬于暗影閣勢力共有的。

    暗影閣的所有庫藏都存放在暗影閣的寶庫內,寶庫必須由閣主以及三位以上的供奉聯手,才能夠開啟,所以周易對于暗影閣的庫藏寶庫,暫時倒沒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不過,這珍寶樓之中,影的這些私藏,周易那可就不客氣了。

    只要是找到的,覺得珍貴的,一律統統收入自己的玉扳指之中。

    周易所過之處,就像是蝗蟲過境,到處收納的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從最高的一層樓,直接一路搜尋到第一層,最后,終于,周易在一樓的中央位置的地板下,找到了一處機關,隨后開啟機關,出現了他尋找已久的暗影珠。

    看著手中的暗影珠,周易心中激動無比,終于找到了這個,與另一枚暗影珠只要合在一起,就可以形成一個雙生暗影結界,隨后大幅度的增加修煉速度,而這個速度是極為恐怖的,對于周易而言,那是夢寐以求的。

    周易有些安耐不住的從玉扳指之中拿出來另一枚暗影珠,結果,下一刻,他的面色僵住了。

    因為,這個拿出來的暗影珠,和這枚暗影珠放在一起,竟然毫無反應?

    假的。

    這是周易的第一反應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里竟然放著一個假的暗影珠?那么真的呢?

    周易不禁瞇了瞇眼睛,隨后想起了王青的巫魂殺招,連忙運用那個尋覓的巫魂殺招,以自己手中這個真正的暗影珠為媒介,開始尋找起來真正的暗影珠。

    很快,周易目光露出一絲詫異。

    因為,根據這個巫魂殺招來看,真正的另一枚暗影珠,竟然是在頂層。

    周易不禁感覺有些困惑,頂層他可是找的最干凈的一層,怎么會有遺漏呢?

    不過,這個巫魂殺招應該沒錯,他連忙動身朝著頂層趕了回去。

    當趕回到頂層之后,周易根據這個巫魂殺招,很快就找到了另一枚真正暗影珠的所在,而這枚暗影珠的所在地,實在是讓周易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因為它竟然是被藏在一張桌子里。

    沒錯,這張桌子格外的厚重,暗影珠就是鑲嵌在桌子之中。

    周易不禁搖了搖頭,這影倒是真的有心計。

    不過,還好他有王青的巫魂殺招,以后如果要找什么東西,看樣子還是直接動用這個巫魂殺招為好。

    將這個真正的暗影珠收起來,隨后周易再次使用浮竹的巫魂殺招,隨后化為一團影子,朝著外面快速潛行而去。

    來到珍寶樓之后,周易直接快速的朝著暗影閣的主閣外趕去。

    今天因為要迎接其他超級勢力的供奉,所以,整個主閣內,基本人都集中在了會客廳那邊。

    周易很輕松的就離開了主閣。

    離開主閣之后,周易微微一笑,隨后直接高呼一聲:“影,你這個垃圾,滾回去看看你的珍寶樓,準備好好大哭一場吧!

    伴隨著聲音傳遍整個主閣,隨后周易連忙朝著暗影山脈外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暗影閣這么多的供奉,那可不是開玩笑的,若是真的被圍堵住,到時候想跑基本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以,裝了比就跑,才是最理智最刺激的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暗影閣主閣會客廳。

    正在開開心心和其他超級勢力供奉聊天的影,突然聽到了一道傳遍整個主閣的聲音。

    ‘影,你這個垃圾,滾回去看看你的珍寶樓,準備好好大哭一場吧!

    這道聲音再熟悉不過,正是浮竹的聲音。

    聽到這道聲音之后,影先是愣了幾秒鐘,隨后面色大變,周身巫魂浮現出來,隨后直接化為了一道影子,急速的消失在了會客廳。

    甚至連一句客氣話,都來不及和那些超級勢力的供奉去說了。

    “咦?這好像是暗影閣那個浮竹供奉的聲音?奇怪,暗影閣這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一個外來超級勢力的供奉有些奇怪地說道。

    他顯然和暗影閣關系不錯,連暗影閣供奉的聲音都識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,影邀請我們來,應該不是讓我們來看他笑話的,等等看,看看他怎么解釋!绷硪粋人出聲平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不多時,一聲怒吼聲傳遍整個主閣:“浮竹!我誓將你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會客廳之中的外來供奉,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隨即一個外來供奉看向暗影閣在場的一個供奉:“請問一下,你們那珍寶樓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們暗影閣至寶,暗影珠的存放地.....”本來,這是暗影閣的隱秘,雖然并不是只有暗影閣的人知曉,不然當初王青也不會盜走一枚了,但是,知曉的人,卻也不多,所以,這等隱秘本是不該告訴這些人的,但是,從影那絕望的怒吼中,這個供奉立刻意識到,怕是暗影珠出現了問題。

    暗影珠共有兩枚,兩枚是共生的,放在一起才能夠產生最大的效用,當初被王青盜走一枚,現在只剩下了一枚,如今又發生這等事情,只怕最后一枚暗影珠也出了差錯,所以,說不說都沒什么大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話音剛剛落下不久,一道影子來到會客廳,隨后化為了影。

    影目光血紅,隨后打量了一眼在座的供奉:‘暗影珠以及整個珍寶樓的珍寶皆數被浮竹偷盜走,所有人聽命,給我不計后果的追回暗影珠,浮竹那家伙,能抓就抓,不能抓就直接鏟除掉!

    聽完影的話,在場的供奉徹底確定了下來,一個個面色都是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隨即影又看向那些外來勢力的供奉:“各位,我們都是朋友,暗影閣出了這等叛徒,實在是讓人心寒,不知道諸位是否愿意助我抓住那叛徒?若是可以抓捕到那叛徒,我必有厚報!

    聽到影口中的‘必有厚報’,在場的外來供奉不禁都是臉上露出了笑容:“這都是我等應該做的,我們這就動身!

    隨后,在場的供奉們,各施所能,開始朝著暗影閣主閣外追殺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時,周易已經遠離了暗影閣的主閣,不過暗影山脈過于巨大,想要徹底離開暗影山脈,恐怕還要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周易左右四下打量了一下,隨后找了一處隱秘之處,變幻成了葉青的模樣,這次施施然的,大搖大擺朝著暗影山脈離去。

    葉青乃是海云山的叛徒,但是對于這些超級勢力而言,海云山什么都算不上,所以,必然是不知道葉青這個人的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周易突然面前出現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這個人,周易仔細打量了一下,并不認識,看起來并不是暗影閣的供奉。

    “小友你好,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女人?”這個人看了一眼周易,隨后出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?沒有?我只是從這里路過!敝芤籽b摸做樣的思索了一下,隨后出聲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!边@個人微微點了點頭,隨后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但是,接下來周易感覺到,似乎被什么人監視著。

    他也并沒有在意,估計是剛剛那個家伙心中存有疑慮,所以才打算跟著自己。

    周易一路漫不經心的趕路,并沒有任何焦急的樣子,大概數個時辰之后,那股子被監視地感覺就消失了,估計是那個人看不出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終于,徹底離開了暗影山脈之后,周易略微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現在,估計整個暗影山脈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暗影山脈某處,影和幾個供奉聚在一起,隨后出聲詢問道:“還沒找到蹤跡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按照常理來說,以浮竹的速度,她應該還沒有離開暗影山脈才對,但是,除了先前有一些線索,之后線索直接斷掉,根本找不到她的絲毫蹤跡!币粋供奉出聲說道,眉頭緊鎖。

    影不禁捏了捏拳頭,隨后抬起頭來:“我會發動暗影閣的人,開始對暗影山脈展開全面搜捕,同時放出追殺令,我就不信了,這么活生生的一個人,還能夠憑空消失不成!

    “影,有件事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!迸赃呉粋女子猶豫了一下,隨后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不是別人,正是當時打算拉著周易聊天的那個供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我知道你和浮竹關系最好,但是這件事情,你休想給她求情!庇懊嫔魂幊,還以為這女子要給浮竹求情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連忙搖了搖頭:“影,你誤會了,我不是要給她求情,而是要說一件事情。當時我不是收到你的邀請,要去迎接各位外來的貴客嗎?當時路過博苑亭附近的時候,遇到了浮竹,我當時因為好久不見她,就想和她好好聊一聊。結果,她似乎并沒有想和我聊天的意向,一直有些躲躲閃閃,恐怕,那個時候,她就是起了歹心!

    話音微微一頓,隨后這個女子接著說道:“當時她刻意擺脫我,我也沒有多想,所以就隨她去了,直接去了會客廳,估計就是那個時候,她偷偷前去了珍寶樓。而且她離開前,沒有急著逃離,反而還刻意的侮辱你,我估計,她是早有計劃的。真的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?”影的目光轉向她:“我特意弄了一個假的暗影珠迷惑,結果,她倒好,似乎知曉那是假的,不但偷走了真的,還將這個假的丟在地上,還在上面寫了幾個字!

    話音微微一頓,隨后影掏出來一個珠子遞向這個女子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接過來一看:‘沙雕,勞資受夠你了—浮竹敬上!

    “這個該死的浮竹,哼,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,也休想逃掉!她身為我們暗影閣的供奉,應該清楚我們暗影閣的底蘊.....想叛逃?她是在作死!庇白铀浪赖啬罅四笕^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嘴唇微微一動,不過并沒有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整個暗影山脈都徹底轟動了,無數暗影閣的人動員起來,開始了在暗影山脈之中的大搜捕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卻根本不知道,當事人此時此刻,早已經跑出了暗影山脈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加拿大快乐8 快乐10分玩法中奖规则 浙江飞鱼开奖哪里可以查询 刘伯温平特一肖 湖北快3开奖直播 小易期货配资 金证通配资 排列3可靠平台 东方6加1大奖排行 今日涨停板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