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562章 一出好戲(二合一大章)

562章 一出好戲(二合一大章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我的玉雕不正常正文卷562章一出好戲等到周易靠近之后,發現這幾個守衛身上的衣服有些熟悉,再一仔細觀察,這不就是罔明城的服飾嗎?

    這些聯軍為了區分,很顯然各個勢力的人員都穿上了自己勢力獨特的服飾,便于分辨。

    周易略微瞇了瞇眼睛,隨后略微沉吟了一下,暫時放棄了偷襲進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隨之他將目光轉移到了那些暗探身上。

    身子一轉,隨后周易朝著自己之前察覺到的一個暗探那里而去。

    屏息凝神,周易悄悄地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在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,前方突然傳來一聲驚疑聲:‘嗯?’

    很顯然,這個暗探似乎察覺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周易再也不猶豫,直接一個助力,腳下狠狠地一踏,下一刻,已經靠近了這個暗探的身邊,還沒等他來得及招出巫魂,周易已經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,隨后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看著地上再無聲息的暗探,周易隨后運用核心殺招,很快就將這個暗探的記憶閱覽了一遍。

    這個暗探乃是聯軍之中,其中一個勢力的暗探,不過并不是罔明城的人。

    不過,是不是罔明城的,周易倒也沒有在意,將這個暗探的尸體打理好,隨后周易變換成他的模樣,然后朝著營帳快速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稟報大人!敝芤滋统霭堤降纳矸葑C明,成功的騙過巡邏守衛之后,朝著這片營帳的中心大營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來到這個中心大營之后,營帳旁邊的守衛讓周易等候著,隨后進去稟報,不多時,就再次走了出來,讓周易進去。

    周易微微一笑,隨后邁動腳步,隨后走入營帳之中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一個微胖的男子坐在主位上,看向走近來的周易。

    周易也是微抬眼皮看了他一眼,這個男子正是聯軍這個勢力的負責人,名字叫做富隆。

    “回稟富隆大人,我有重要的情報要向您匯報,還請.....”周易話音微微一頓,隨后將目光轉向營帳之中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富隆看了一眼周易,隨后點了點頭,對著其他人揮手示意:“你們都退下吧!

    他并沒有對周易產生什么戒心,這些暗探實力并不算高,只是一個個潛伏能力比較強,殺招也是偏向于潛藏,戰斗力并不見得有多高超。

    等到其他人都離開之后,周易左右四顧了一下,隨后站起身看向富。骸案宦〈笕,此事事關重大,還請我附耳言說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富隆提起一絲興致,隨后對著周易招了招手:“行,過來吧!

    周易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隨后快速的朝著富隆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終于,來到富隆身邊之后,周易測下身子,將腦袋靠在富隆的耳邊:“這件事情,就是.....你死了!

    話音剛剛落下,富隆還沒反應過來,就已經被周易掐住了脖頸,隨后狠狠一擰。

    看著倒在地上的富隆,周易面不改色,隨后開始運用核心殺招,閱覽富隆的記憶,最后變換成富隆的模樣。

    深深吸一口氣,將富隆的尸體扔進玉扳指之中,隨后周易坐在主位上,默默地等了一陣,這才站起身來,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周易走出營帳之后,對著外面等候的人出聲說道:“今天就談到這里吧,你們都先退回去休息吧!

    “是,大人!边@些人雖然心中很是好奇那暗探到底對富隆說了什么,不過都還是很識時務的點了點頭,隨后朝著遠處離去。

    等到這些人離開之后,周易邁動腳步朝著營帳內走去,隨后對著門口的守衛說道:“你們去叫一下西風,就說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商議!

    西風是聯軍另一個勢力的負責人,和富隆關系相當的好。

    “是,富隆大人!遍T口的守衛點了點頭,隨后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富隆經常找西風一起商議事情,所以,這已經是常事了。

    等了大約半個多時辰,隨后門口的守衛聲音響了起來:“富隆大人,西風大人來了!

    “讓他進來!敝芤壮雎曊f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就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西風兄弟!笨吹竭@男子,周易站起身來,熱情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富隆兄弟,你叫我來做什么?”這黑衣男子笑了笑,一邊朝著周易走去,一邊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!笨吹轿黠L主動朝著自己這里走了過來,周易不動聲色的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富隆兄弟可要和我好好說道說道!蔽黠L點了點頭,很快就走到了周易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呢,說實話,對你而言,實在是太過于重要了!敝芤鬃屑氂^察了一下西風,隨后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富隆兄弟說來聽聽?”西風出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周易微微一笑,隨后猛地伸出手,還沒等西風反應過來,已經掐在了他的脖頸之上。

    ‘咔嚓’

    “那就是,我要借你的命一用!敝芤卓粗涇浀乖诘厣系奈黠L,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這西風和富隆是生死之交,所以,富隆和西風兩人經常來往,而來往的時候,甚至連一絲防備都不會有,從西風獨身前來就可以看出來了。

    看著地上西風的尸體,周易微微一笑,隨后將富隆的尸體弄出來,然后開始布置現場。

    布置的差不多之后,周易先是變換成富隆的樣子怒吼一聲:“西風狗賊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

    隨后又變換成成西風的樣子怒罵不止:“富隆,枉我拿你當兄弟,你小子竟然暗算毒害我!我和你同歸于盡!”

    緊接著又變換成那個暗探的樣子,直接一記殺招出手,頓時巨響傳遍周圍,營帳直接粉碎。

    外面的守衛不禁大驚失色,連忙圍攏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立刻封鎖周圍!币粋守衛頭領看著地上富隆和西風的尸體,怒吼出聲。

    “你,告訴我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隨后,這名守衛頭領看到了一旁的周易,出聲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富隆大人突然拿刀刺傷西風大人,隨后兩人就同歸于盡了.....”周易弱弱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何不阻止?”這名守衛頭領不禁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阻止?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暗探啊!敝芤谉o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名守衛頭領不禁面色變幻不定,隨后深吸一口氣:“來人,將他先帶下去看押!

    “是,大人!睅酌匦l連忙帶著周易,朝著臨時牢房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周易注意到,越來越多的人朝著主營聚集而去,很顯然,兩個聯軍頭目的死亡,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周易不禁瞇了瞇眼睛,隨后看向幾名押送他的守衛:“幾位大人,不如您把我放了吧,我這里有一些小心意。到時候你們可以說,我中途趁亂逃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親眼目睹了兩位大人的死亡,別做夢了,這件事情可真的是捅破了天,到時說不得還要你頂罪呢!币幻匦l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是嗎?既然你們敬酒不吃,那我就只好喂你們吃罰酒了!敝芤壮雎曊f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一個小小的暗探,還喂我們吃罰酒?真是天大的笑話,信不信我們哥幾個,現在就料理你一頓?”一名守衛先是一愣,隨后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暗探的地位可能比他們要高,但是眾所周知,暗探偏向于潛伏隱藏,打斗起來,實力其實并不咋地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周易微微一笑,隨后直接將手上繩子,微微一用力掙斷,隨后猛地一用力,直接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這幾名守衛,在他的面前,自然如同土雞瓦狗,轉眼間已經一個不剩的全部躺下。

    周易將幾人的尸體收進玉扳指之中,隨后直接趁亂離去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罔明城主帳。

    章密正在飲酒,突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,隨后出聲稟報道:“大人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章密握著酒杯的手不禁微微一抖,隨后眼皮一挑:“何事如此驚慌?”

    “西風和富隆死了,F在他們手下的人,已經打了起來,現在全亂了,整個營地都亂了,甚至還有其他勢力被誤傷,也加入了參戰!边@名罔明城的弟子出聲匆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???。!”章密嚇了一跳,隨后連忙站起身來:“怎么會這樣?這兩個家伙怎么死的?我們聯軍營地防備森嚴,誰能殺死他們兩個?還有,為什么他們的人會打起來?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原因所在,大人,西風和富隆不知道什么原因,自相殘殺,本來富隆的人似乎有保守秘密的意思,結果不知道什么原因,傳到了西風的人那里,然后,事情就徹底大發了.....”這名弟子繼續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該死,怎么會這個樣子......”章密深吸了一口氣,本來他打算明天急行軍的,盡快趕到漫云城。

    這個樣子,還急行軍個屁。

    “走,調集人手,立刻過去,先將混亂給我平復下來再說!闭旅芎芸炀妥龀隽藳Q定,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!边@名弟子點了點頭,連忙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章密深吸一口氣,隨后連忙朝著外面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這次,進攻漫云城的聯軍交給他,可謂是事關重大,結果出現了這樣的問題,讓他頭疼無比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現在事情盡快的平復下來,不然事情不堪想象。

    很快,整個罔明城營地的人都被召集了起來,隨后章密直接帶著人朝著混亂的營地趕去。

    來到現場之后,章密發現事情遠比自己想象的棘手,此時只怕已經有五六個勢力混站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到處都是喊殺聲,慘叫聲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住手!我是此次聯軍頭領,罔明城章密!闭旅苈晕櫫税櫭碱^,隨后將聲音傳遞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經過殺招增強,變得無比巨大,直接將在場的聲音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,僅僅只是暫停了幾秒,隨后那些人再次廝殺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頭領,這些人已經殺紅眼了,而且,死亡已經如此慘重,都想著為自己的人報仇,那里可能會停手.....”一旁一個罔明城的高層看了一眼現場的狀況,隨后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停?那就給我強行停下來,不然,這聯軍還怎么進攻?怕是要內耗完了!聽我命令,所有罔明城人員準備,一起靠近過去,誰不停手,直接進攻!闭旅芪⑽⒁Я艘а,直接下達了命令。

    他知道,此時的局面必須要狠,不然局勢只會越來越難以控制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周易趴在一處丘陵上,手中拿著一壺酒,一邊飲酒,一邊觀賞著遠方營地中由他一手制造出來的好戲。

    “真是精彩啊.....不過,這點戲顯然是不夠的,還是要繼續加料啊!笨戳艘魂囍,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,隨后嘴角勾起一絲弧度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聯軍營地之中,一片狼哭鬼嚎。

    經過一夜的努力,混亂總算是讓罔明城的人給平復了下來,但是,目前聯軍損失異常慘重,尤其是西風和富隆手下的人,更是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章密望著眼前的場景,不禁狠狠地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沒想到,還沒有攻打漫云城,就已經造成了如此的損失。

    這聯軍之中的其他勢力,還真是廢物啊。

    “啟稟頭領,找到了!边@個時候,一個罔明城高層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把他們帶上來!闭旅芪kU的磨了磨牙,隨后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很快,兩個人被帶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們兩個先動手的?”章密扭過身子,瞇著眼睛,死死地盯著兩人。

    “稟報大人,那富隆恬不知恥,謀殺我們的西風大人,這筆賬,我們必須要算!”其中一人怒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啪!闭旅苤苯右话驼瞥榱诉^去。

    “勞資才是聯軍之主,有什么事情不能先稟報我,讓我來處理?誰允許你私自做決定的?你知道你讓聯軍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嗎?”章密氣的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覺得此時有蹊蹺,我們富隆大人一向和西風交好,沒有道理謀殺他,而且,我們富隆大人同樣也死了,怎么看都透著一股子詭異,但是這西風手下的人著實無腦,尤其是這個家伙,直接就動手攻擊,屬下這才迫不得已,只能夠被動反擊!绷硪粋人則是有些委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告訴我,當時西風和富隆死在了哪里?事情的具體經過是怎么一回事?”章密出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這人看了一眼章密,隨后開始講述起來當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哦?那個暗探在哪里?把他帶過來見我!闭旅芎芸斐雎曊f道。

    “啟稟大人,我早已經吩咐人把他關押起來,現在應該在營地的臨時監牢!边@人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把他帶上來!闭旅茳c了點頭。

    隨后,就有人朝著遠處走去,顯然是去富隆的營地,帶人去了。

    結果,一段時間之后,這個人面色難看的走了回來:“頭領,這人莫不是在耍您,根據富隆臨時監牢的守衛所言,昨天晚上,根本沒有人被押送過去!

    “什么?!這不可能!”這人不禁面色大變。

    章密聽聞此言,不禁也是微微一愣,隨后危險的將目光轉向這個人:“給我解釋一下,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如果你是騙我的,我會讓你知道,騙我的后果是什么.......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北京快3助手安卓下载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pc蛋蛋论坛 股票推荐群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 云南11选5下载 一分赛车的技巧公式图解 河北省快3开奖结果 做一个配资软件多少钱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