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420章 戒了這杯酒(二合一大章)

420章 戒了這杯酒(二合一大章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跟著這兩名侍衛一路來到武道場的會賓廳內,希霜剛剛抬起頭,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面無表情的哀霜城城主。

    “來了?”注意到走進來的希霜兩人,哀霜城城主目光一掠而過,最后在周易身上停頓住。

    “嗯,來了,不知道城主大人有何吩咐?”希霜對著哀霜城城主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哀霜城城主輕輕揮了揮手:“坐!

    得到哀霜城城主的示意,希霜點了點頭,隨后帶著周易走到一旁的座椅上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動靜,你們搞的不小!笨吹絻扇俗,哀霜城城主突兀的說了一句,讓希霜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這是要興師問罪?不過也不對,這次的損傷,完全是因為比斗而造成的,按理說是不需要選手來負責的,更何況,這點損失對于哀霜城而言,著實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希霜沒有搭話,哀霜城城主臉上露出一絲笑容:“這位小兄弟不知道真名叫做什么?”

    希霜聞言眼神不禁一凌,很顯然,這話是在問旁邊的周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城主大人是什么意思?”略微遲疑了一下,隨后希霜抬起頭看了一眼哀霜城城主,并沒有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這位小兄弟怎么從來都不說話呢?現在見了我,還是一眼不發,是不是有些過了?”哀霜城城主伸出手指輕輕敲了敲椅子的靠手。

    “抱歉,他暫時患了怪病,不能說話!毕Kq豫了一下,隨后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說實話,他實在是沒有預料到現在的場面,怎么也沒想到,連比拼臺都會被毀,然后又被哀霜城城主召到這里。

    “怪病嗎?”哀霜城城主點了點頭:“其實,按照我們貴賓選拔的規則,參加的選手是不需要過問以前的,不過你這位同伴著實有些意思,讓我忍不住起了興趣。我這次之所以召集你們過來呢,是因為,你們已經戰勝了莫毅莫城兩兄弟,那么,雙人選拔組的冠軍,毫無意外就是你們了,我現在也算是提前會見一下我今年哀霜城的兩位貴賓吧!卑浅侵鲝囊巫由险酒鹕韥恚骸澳阏f,我說的對嗎?羅霜先生!

    希霜面色并沒有變化,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:“是的,城主大人!

    他不覺得自己以前的真實身份能夠掩蓋的過哀霜城城主的耳目,所以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同時他也知道,哀霜城城主必然也不會介意他以前的身份,甚至還會相當喜歡。

    因為他的敵人,是華陽國度。

    “好,成為我哀霜城的貴賓之后,我希望羅霜先生還能夠做好哀霜城貴賓的本分!卑浅侵鬏p輕的點了點頭,話音落下,直接邁步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哀霜城城主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,這才有兩名侍衛走了進來,對著兩人行了一禮,隨后開口說道:“希霜先生,希炎先生,請跟我們來,我們將帶你們原路返回!

    希霜輕輕點了點頭,隨后跟著兩人出了會賓廳,一路重新折返會地下空間內,此時其他的選手早已經得到了消息,已經離開了地下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“希霜先生,您的女兒!边@時候,一位工作人員帶著兩只小蘿莉走到希霜面前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麻煩了!毕Kp輕點了點頭,隨后抱起兩只小蘿莉。

    “希霜先生,希炎先生,決賽將在三日之后繼續進行,請兩位在三日之后的早晨前來,繼續參加比斗!笨吹较K蛩汶x開,一位工作人員走上前來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,多謝!毕Kc了點頭。

    按照哀霜城的資本,修復武道場,只怕一天時間就完全夠了,現在拖到三天后,應該是還需要做一些什么準備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事情,希霜并不太在意了,戰勝了莫毅莫城兄弟倆,基本已經宣告他們鐵板釘釘的就是此屆雙人選拔組冠軍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成為哀霜城的貴賓,那么一切都將好辦很多,無論是復仇,還是替周易尋找天羅。

    一路出了武道場之后,希霜就直接抱著兩只小蘿莉,帶著周易折返了旅店。

    不過當來到旅店門口的時候,著實有些震驚了一番,因為旅店門口站了一大群人,當看到他們回來的時候,頓時面色興奮了起來,對著他們這邊指指點點的。

    希霜的耳朵還是相當靈敏的,很快就聽到了這些人在談論什么。

    原來是聽說了他們戰勝了莫毅莫城兩兄弟,然后又有有心人查到了他們住宿的旅店,然后傳播了出來,所以這里才聚集了這么多人,就是為了瞻仰一下能夠戰勝八星級念師的二人。

    平時他沒少帶著周易出去買東西,所以,有人能夠輕松查出來他的住處,也沒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在哀霜城,安全什么的,還是不需要太過于擔心的,這些人也基本都是前來圍觀的心思,并沒有什么其他多余的壞心思。

    他們圍觀就任由他們圍觀吧,反正希霜只當做沒看見,眼不見心不煩。

    這些人也很識趣,雖然都興致勃勃的圍觀著希霜兩人,但是倒沒有作出擋路這種不明智的舉動,等到兩人進入旅店上樓之后,很多人也緊跟著進入了旅店。

    這可讓旅店老板開心壞了。

    他這旅店其實也有吃飯喝茶這種業務的,只是住宿是最主要的業務,平時來這里的人,基本都是來住宿的,就算是在這里吃飯的,也都是住宿的客人。

    現在可好,大家都進來了,錢多的點一些飯菜坐著,錢少的點杯茶坐著,就是等著這對聲名鵲起的念師組合露面,多觀察觀察。

    看著店鋪內,將座位坐的滿滿的客人,老板臉上都快笑出來個花了。

    這兩位爺真是自己的福星啊。

    嗯,一會去查查當初是誰接待這兩位入住的,給那小子漲漲工資。

    回到旅店之后,呆毛金鼠坐在周易腦袋上,用爪子撥動著周易的頭發,一根根的數,雖然數著數著就迷了,但是沒關系,就算不迷,反正也數不完。

    用呆毛金鼠的話來說,就是,有些事情不一定是自己愛做的,但是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強。

    “高抬你的貴爪,他的發型快被你毀了!毕K聛,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呆毛金鼠,隨后淡淡的出聲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你懂什么叫發型嗎?你不覺得朕現在給他弄的發型,比起之前要帥上很多了嗎?”呆毛金鼠頓時就不服氣了。

    “哦!毕Kp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喜歡不撞南墻不回頭,認死理,覺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對的,就算是錯的,那也是對的,鼠也一樣,所以希霜現在已經懶得多說它了。

    看見希霜竟然只是淡淡的‘哦’了一句,并沒有像平時一樣,對著他來上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‘霜式語句’,倒是讓呆毛金鼠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它還真的是有些不適應了,放下周易的頭發,呆毛金鼠跳下來,隨后看向希霜:“喂,你就沒有什么別的要說的?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?”希霜瞥了一眼呆毛金鼠,有些鼠就是犯賤,你不嘲諷他一下,它還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你這個樣子,我一時之間有點不太適應!贝裘鹗髶u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哦,其實你也不用適應,以你的臉皮,什么都能夠秒速適應!毕K屑毜目戳艘粫裘鹗,隨后擺手說道。

    出現了,經典的‘霜式語句’,呆毛金鼠對著希霜豎起一根中指,果然,橘貓改不了重,狗改不了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哀霜城城主府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!闭谝蛔,飲酒賞水的甲云,杯子微微一頓,因為他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個人,對著他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下次出現的時候,弄出點聲音,怎么跟個外面的幽靈一樣!奔自莆⑽u了搖頭,隨后飲來一口酒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之前是您說,以后不要弄出什么動靜,要像您一樣穩重點!边@人楞了一下,隨后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說過嗎?”甲云露出思索之色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嗯,說過!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說,沒說過嗎?我不要面子的嗎?”甲云手指一彈,酒杯輕飄飄的落在了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好的,城主大人,您說啥就是啥,您沒說過,是屬下的錯!边@人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唉,這世上有趣之人還真是少!奔自莆⑽@了一口氣,隨后擺了擺手:“怎么樣?事情辦妥了嗎?”

    “辦妥了,您放心!边@人微微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嗯,你辦事,我從來沒放心過!奔自泣c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?”這人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奔自茢[了擺手。

    等到這人下去之后,甲云看了一眼石橋底下水池中種植著的美麗花朵,微微清了清嗓子:“乘風啊,底下的水腥不腥?”

    “可還行!彼骟E然開裂,隨后一道身影一閃,已經來到了甲云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你開發的這個念術,說實話,有些不敢恭維,你看看,這本來好好的清水,弄的一片渾濁!奔自朴行┛上У恼f道。

    “水至清則無魚!庇沓孙L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它本來也沒有魚啊,還是清著好看!奔自茡u了搖頭,飲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禹乘風嘴角抽搐了一下,隨后伸出手揉了揉眉心:“放心,曙光商會那邊差不多布置好了!

    “給你的傭金還滿意不?”甲云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滿意!庇沓孙L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還真是直接,不滿意也沒辦法,反正你對啥都沒滿意過!奔自普酒鹕碜叩綐蜻,望著底下被淤泥污染的花朵:“這人啊,就像是這水中之花,只要在水里攪上這一攪,就被污染了!

    “可是,再用清水吹一下,不就又干凈來嗎?”禹乘風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“對,所以,需要來上一場大雨!奔自戚p輕點了點頭,伸出手指了指天際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轉眼之間,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,最終的決賽也將繼續進行。

    這天早上,希霜起的很早,早到甚至天還沒有亮起來。

    這也沒辦法,他和周易現在太出名了,經常會有很多人堵在必經之路上圍觀。

    他并不喜歡這種被圍觀的感覺。

    然而事實證明,只要想,就沒有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想見的人,相隔萬里,天昏地暗,也能夠見到,不想見的人,近在咫尺,同在屋檐下,也見不到,因為見了也當沒看見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天還沒亮,當前往武道場的時候,仍然已經有很多人站在必經之路上,看到他們兩個之后,興奮的指指點點,討論起來。

    “開心不?”呆毛金鼠趴在希霜的肩膀上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開心什么?感覺自己像是個被圍觀的物件!毕K櫫税櫭碱^,不爽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家伙,可真是個奇葩,你知不知道,在我的家鄉,有很多人都在追求這種被圍觀的景象,想盡辦法,五花八門,千奇百怪,只有你想不到,沒有他們做不到的,就是為了吸引別人眼球,來圍觀自己!贝裘鹗笊斐鍪置嗣K念^發。

    “還有這種人?”希霜先是挑了挑眉,隨后瞥了一眼撫摸在自己頭發上的爪子:“你今天早上方便完,洗爪子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的了,朕一直都是愛干凈的人!贝裘鹗笈牧伺淖约旱男乜,驕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上次在角落的木桌后面看到一灘鼠屎,我差點就信了!毕K荒樥J真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這魂淡,還好意思說,那還不是你那天晚上給朕買酒喝的后果?”呆毛金鼠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回想起那一夜,它至今不堪回首,因為之后聽兩只小蘿莉說,它當時鉆進垃圾桶里,嘴里叫著:看!這就是朕的大好江山!

    還一邊啃泥巴,一邊唱著老鼠愛大米。

    到現在,兩只小蘿莉都經常拿這件事來取笑它,還說它當時啃著泥巴唱的真好聽!讓它再唱一遍!

    這是它永遠抹不掉的痛。

    也是它戒了酒的緣故。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em30炒股软件 江苏快三预测百分百中 爱彩乐山东11选五可以手机买 快三开奖视频 北京pc蛋蛋28单双方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 排列3和值走势图 平码计算下期出码公式 12168期博彩老头 秒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