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409章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(二合一大章)

409章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(二合一大章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看著對面的七星念師,他不禁面色相當難看。

    說來,去年的時候,他倒是蠻幸運的,因為除了前年那位單人選拔的貴賓是七星念師,其他單人選拔的報名者,除了他之外,都低于七星實力,最高的也不過是六星實力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路直接勢如破竹的打敗所有對手,最后站在了前年那位單人選拔的冠軍面前,最后經過艱難的戰斗,幸運的打敗了對方,成為了去年單人選拔的冠軍,同時也是去年的貴賓之一。

    報名者的資料,對戰場次,在戰斗之前,都是保密的,所以,他并不知道這次的參加者,到底有多少個七星念師,而現在第一場安排他出場,他還能理解,但是,第一場的對手,就是一位七星念師,這讓他不禁心中微沉。

    因為這有很大的可能說明了一件事,那就是,這次報名單人選拔的七星念師,只怕很多!

    這對于他而言,絕對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看著對面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七星念師,他心中的壓力不禁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這名女子看了一眼馬克的臉色,隨后微微一笑:“這位上臺的先生,就是我們的另一位七星級念師了,名為科胡,想必他現在有很多想對我們大家說的,來,讓我們聽一聽他的肺腑之言!

    很快,這女子邁動腳步,邁著性感的貓步,來到了這名念師的身邊。

    科胡身高兩米多,身體魁梧無比,在雪辰城邦這種冰雪連天的地域,穿著完全不同于其他人,果露著兩條手臂,上面肌肉扎結,看起來充滿了攝人的震撼力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抬起來頭,凝視著科胡滿是胡須的下巴。

    她的個子和科胡相比,實在是相差太多了,只能夠看到他高揚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呵呵!笨戳艘谎圻@女子,科胡接過她遞過來的念音貝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隨后他目光轉向一旁面色沉凝的馬克,微微砸吧了一下嘴巴,隨后科胡輕輕出聲:“身為上一屆哀霜城的貴賓,你也是時候退位讓賢,把這種尊貴的位置留給更優秀的人了,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略微頓了一下,科胡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:“我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科胡下巴抬起,將念音貝還給了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伸出手接過來念音貝,隨后微微一笑:“好的呢,科胡先生對馬克先生做出了挑釁呢,而且看起來非常的自信,那么,我們來看一下我們的馬克先生是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看著周圍興致勃勃的群眾,女子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作為單人選拔的第一天的第一場比拼,當然是要勾起眾人的興趣和情緒。

    現在,顯然已經達到了之前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看著靠近過來的女子,馬克眼神陰翳的掃了她一眼,隨后又偷偷打量了下坐在高臺上,閉目養神的哀霜城城主。

    聰明的他,此時哪里還不知道,這是在借助他,來煽動周圍觀眾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對于你的言辭,我覺得非常有趣!笨戳艘谎勰X袋揚起的科胡,馬克微微瞇了瞇眼睛:“但是,說實在話,這個世界,一切都是要憑實力來說話的,全靠一張嘴,最后的結果,那就只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微微一頓,馬克轉過頭看向科胡:“那就只能是碎一肚子牙!

    “呵呵,是嗎?”科胡同樣轉過頭來,目光俯視著對面的馬克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,馬上開始!瘪R克瞇了瞇眼睛,隨后將念音貝還到女子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的呢,現在看樣子,兩位選手都已經迫不及待,并且都十分自信呢,那么,就讓我們來看一看,到底誰更勝一籌,那么,比拼開始,被擊下比拼臺,或者主動認輸者,亦或者失去反抗能力者,為失敗者,比拼也將結束!迸涌戳艘谎蹆扇,隨后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她直接走到一旁,隨后腳下開始下降,不多時就消失在比拼臺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讓我看看,你的實力有沒有你的嘴巴這么厲害!瘪R克冷笑一聲,隨后眼睛一瞇,瞬間七顆銀色仿若星辰的光紋出現。

    科胡冷冷一笑,隨后眉心之中微微一閃,也出現了七顆仿若星辰一般的銀色光紋。

    馬克伸手一指,剎那間,他眉心之中仿若星辰一般的銀色光紋,直接微微一閃,隨后一股恐怖無比的沖擊波出現,朝著對面的科胡沖去。

    恐怖的沖擊波掀起無數灰塵,看起來宛若一條惡龍,想要一口將對面的科胡直接吞并下去。

    看著那恐怖無比的沖擊波,科胡面容淡然,絲毫不變。

    隨后他踏前一步,下一刻,他眉心中宛若星辰一般璀璨的銀色光紋,散發出淡淡的光輝,無數水珠突然在他身邊凝聚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哼!甭晕⒗浜咭宦,隨后科胡大手一揮,瞬間這些水珠凝聚成了一顆顆小冰珠,隨后前赴后繼的朝著那股沖擊波沖去。

    這些小冰珠和這恐怖的沖擊波一碰撞,剎那間炸裂了開來。

    “轟!”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比拼臺上傳來,隨后無數煙塵彌漫,恐怖的余波朝著四面八方沖去。

    但是,這些余波剛剛沖出比拼臺周圍十多米,仿佛一層無形的屏幕矗立在那里,直接將這些恐怖的余波完全抵擋在外,再也無法越界分毫。

    顯然,在比拼臺邊緣十多米之外,有一層類似于保護罩的東西,在保證著比拼臺上造成的余波不會威脅到觀眾臺上的觀眾們。

    畢竟,念師只是一小部分,大部分都還是普通人,如果這種程度的余波沖擊到身上,那么,必然只有一個結果,那就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轟轟轟!”結果,比拼臺上的煙塵還沒有散去,又傳來一連串的恐怖爆炸聲。

    “乘風,你說,誰會贏?”哀霜城城主轉過頭來,輕輕睜開眼睛,看了一眼旁邊帶著面具的小正太。

    小正太頭都沒轉,微微撇了撇嘴:“那個馬克已經輸了!

    幾乎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一瞬間,比拼臺上傳來一聲慘叫,隨后煙塵逐漸散去,最后露出了上面的場景。

    直見科胡正直直的站在比拼臺上,衣服上染了很多血,最明顯的,就是他小腿上有一道恐怖的傷口,正不斷的朝外流著血,但是他卻連眉頭都沒有皺絲毫,似乎沒有痛感一般。

    而馬克,此時正半跪在比拼臺下,滿身傷口,眼中滿是難以置信和絕望。

    因為輸了這一場,就代表著,他是最先被淘汰的。

    上一任的哀霜城貴賓,就這么成為了最大的笑柄,一切的一切,都將離他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微微呼出一口氣,馬克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站起身,仿佛失了魂一般的,朝著離開的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,很顯然,我們的科胡先生,以讓人難以置信的強大實力,碾壓了我們上一任的貴賓選手,馬克先生,這實在是讓人出乎預料,想必現在,我們的科胡先生有很多話想要跟我們說呢,F在,等我們的醫療人員為我們的獲勝者科胡先生略做治療之后,再對他做出采訪!蹦秦撠熤鞒值呐又匦禄氐奖绕磁_上,用著澎湃洶涌的語氣煽動著眾人的情緒。

    科胡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,任由醫療人員為他止血療傷,目光從一個個觀眾臉上掃過,微微一閃。

    這些醫療人員顯然一個比一個要專業,很快就將科胡的傷口完全處理好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笑,隨后靠近科胡,露出一絲微笑:“科胡先生,作為彼此單人選拔第一場比試的獲勝者,以完勝戰勝上一屆的單人選拔冠軍,請問您有什么感想,想要跟現場的觀眾說一下嗎?”

    科胡淡淡的瞥了一眼這女子,隨后接過來念音貝:“我只想說,馬克,和我想象中有些不一樣!

    “不一樣?請問您口中的這個不一樣,到底是如何的呢?”女子愣了一下,隨后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之前為什么要對他說那些話嗎?”科胡瞥了一眼女子,隨后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,難道科胡先生不是因為自信嗎?”女子有些詫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女人啊,呵呵!笨坪⑽u了搖頭,讓女子面色微微一沉,不過立刻就恢復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請問,科胡先生為什么這么說呢?難道科胡先生是因為別的什么目的?我想大家都很好奇呢,不知道科胡先生能不能分享一下?”女子使勁的呼吸了一下,隨后繼續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我想激怒他,讓他對我全力以赴,本來我以為上一屆單人選拔的冠軍,全力以赴的前提下,同為七星念師,怎么著也該能和我打個平手吧,結果……失望,太失望了!笨坪⑽u了搖頭,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女子不禁微微一愣,就連現場的很多觀眾也是一陣楞然。

    見過裝b的,沒見過這么會裝b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期望我的下個對手會有點意思,能給與我一些壓力!笨坪⑽[了擺手,隨后走到一旁,身子很快隨著升降臺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切,真裝b,看著就膈應!币粋觀眾吐了口痰。

    “敲里馬,誰把痰吐我頭上?”一個一臉懵逼和憤怒的觀眾伸出手摸了摸自己頭發,隨后惡心的差點吐出來。

    他周圍的觀眾一個個憋著笑,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,有點意思!卑浅侵魃斐鍪洲哿宿圩约旱你y色長發,隨后嘴角勾起一絲弧度。

    “乘風,你知道這個人的信息嗎?”腦袋微轉,哀霜城城主目光放在旁邊的小正太身上。

    小正太微微撇了撇嘴:“華陽國度有一個流浪的念師,此念師最喜歡掠奪華陽國度各個勢力的貨物和物資,得罪華陽國度無數勢力,被人想要除之而后快,但是此人在眾多勢力的圍剿之下,卻沒有被抓住過,一直逍遙快活,甚至多次將許多勢力的追兵玩弄于鼓掌之間,讓其損失慘重!

    話音微微一頓,小正太繼續開口:“城主每年一度的貴賓選拔從不問來歷不問出身,報名勝出即可。所以,此人報名之名字,應該是偽名!

    “哦?有趣!卑浅侵魇种篙p輕動了動。

    “沒人請乘風殺了他嗎?乘風全是這普天之下,業務最廣的殺手了吧!卑浅侵魇种敢活D,脖子側伸,靠近禹乘風之后,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殺該死之人。此人不算,我不接。就像有人讓我殺城主你一樣!毙≌鏌o表情的淡淡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乘風還是沒變,一樣有趣!卑浅侵魑⑽⑿α诵。

    “有趣嗎?你也不差!毙≌钠沉艘谎坌≌,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卑浅侵髯旖窍仁枪雌鹨唤z弧度,隨后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很多觀眾不禁望了過來,有些不太明白,他們尊貴的哀霜城城主大人,為什么突然像發了神經一樣的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不過,還是有一些人,在愣了幾秒之后,竟然跟著哀霜城城主一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他本來有些困惑的人,在微微愣了一陣之后,也緊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管他在笑什么呢,反正哀霜城城主狂笑,我們也跟著笑,肯定是沒錯的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,就像是起了一個引子,頓時在場的觀眾一起跟著笑了起來,一時之間,整個演武場,充滿了歡樂的氣氛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傻子嗎?”呆毛金鼠靠近希霜的耳朵,小聲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這就是影響力吧!毕K@次倒是沒有再趁機損呆毛金鼠,而是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切,什么影響力,我家小哥,知道不,在我們那里,影響力一等一!贝裘鹗笾噶酥钢芤,傲嬌的說道。

    希霜撇了他一眼,隨后給了他一個眼神:“你個糟老頭子,我信你個鬼!

    “切!贝裘鹗箫@然領會了希霜的眼神,隨后跳到周易肩膀上:“真的是,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,和這魂淡一對比,還是我家小哥惹鼠愛啊!

    話音落下,呆毛金鼠低下頭,在周易臉上香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R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加拿大28预测_神测网 白小姐 新疆11选5开奖记 上证指数怎么买 湖南快乐十分前组遗漏 新疆体彩11选5手机版 金管家期货配资真实吗 欢乐生肖平台注册 澳洲快乐8官方开奖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