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391章 嚎哭嶺(二合一大章求訂閱)

391章 嚎哭嶺(二合一大章求訂閱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大家休息好了之后,我們就繼續出發!痹趤y雪平原外面休息了一陣之后,富驛開口高聲說道。

    面對完成這次行程的所得到的回報,這種誘惑,他真的是有些無法抗拒,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盡快的抵達夕云綠洲。

    商會并沒有強制要求具體的時間,他有足夠充足的時間來進行這次行程。

    而且商會還特意交代,要他晚一些出發,不然他也不會在飛雪城浪費那么多的時間來召集念師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那是因為商會有所安排。

    其實,他們商會身為雪辰城邦的著名商會,是有一些供奉的星級念師的,他曾也問過,既然這次的事情這么重要,為什么不派遣商會的星級念師親自保護,而讓他另外召集人來進行呢?

    但是得到的回復讓他相當震撼,那就是,商會會另外派遣十多支商隊,從不同的路線前往夕云綠洲,并且其中幾只商隊會派遣商會的星級念師親自保護,而這些商隊,運送的都是普通貨物。

    身為一個商人,最重要的就是精明,他身為商會的得力成員,自然很精明,所以立刻就明白了商會的大概意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這次要運送的貨物,不但要非常隱秘的出發,而且還需要有十多只商隊,甚至商會的星級念師來掩人耳目,那么,他這次運送的到底是什么東西,簡直就不可想象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盡快趕到夕云綠洲,其實,也不只單單是那誘人的回報,還有這次運送的東西,真的讓他有些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商會如此大費周章,真的就能夠保障十足的安全嗎?

    真的就能夠掩有心人的耳目嗎?

    微微搖了搖頭,揮去腦海中的這些念頭,富驛懶得再去多想,只要平安的將貨物運送到夕云綠洲,那么,一切噩夢就都結束了。

    眾人稍作收拾,隨后繼續隨著商隊,繼續出發。

    他們商隊一路選擇的路線,自從出了飛雪城之后,沒有再途徑任何一座城市,平時休息也都是在荒野中度過。

    好在商隊的補給品很是充足,雖然商隊很多人,但是使用起來,倒也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兩個月之后,當一座遠遠望著陰云密布的高嶺映入眼簾,眾人的神色都徹底的凝重了起來。

    嚎哭嶺到了。

    亂雪平原到嚎哭嶺之間,雖然有些小打小鬧,但是并沒有造成什么影響,眼前這座嚎哭嶺,才是真正大餐來臨。

    嚎哭嶺連綿數萬公里,高聳如山,常年陰云密布,陰雨不斷,上面早已沒有了泥土,因為都被大雨徹底沖刷,只剩下黑黝黝的石頭,而且這些石頭都附著著極大的重力,還能吸收液體,踏上去之后,仿若雙腿灌鉛,而且極滑,移動艱難。

    若是不小心滑倒,肌膚直接接觸這些黑石,那么后果簡直不堪設想,下場估計多半是直接成為人干。

    而除了環境艱難,它更是潛藏無數危險,稍微不注意,就是身隕的下場。

    其實,嚎哭嶺也有人稱之為嚎哭山脈,因為相比較山嶺,它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山脈,這座威名赫赫的嚎哭嶺,也是華陽國度和雪辰城邦的分割線,嚎哭嶺的這邊就是大雪連綿的雪辰城邦,而另一邊,則是艷陽高照的華陽國度。

    與其說是兩者之間的分割線,倒更像是世界的分割線,一邊大雪紛飛,一邊艷陽高照,堪稱奇跡。

    “大家做好準備,我們準備走!备惑A深吸一口氣,望著被陰云籠罩,大雨磅礴的嚎哭嶺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神色微凝,隨后跟著商隊,開始朝著嚎哭嶺趕去。

    數個時辰后,雄偉的嚎哭嶺近在眼前,近看下的嚎哭嶺遠遠比遠看更讓人震撼,映入眼簾滿是黑漆漆的石頭,看起來讓人心情不由得壓抑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帶上手套!案惑A揮了揮手,隨后示意把手套下發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峃獸,他倒是沒有擔心,因為峃獸的外皮很是防滑,而且只要外皮不出現傷口,也不會被這些黑石吸收體內的液體。

    眾人都是面色凝重的帶上手套,人和這些峃獸的外皮可不一樣,這些黑石不能夠透過峃獸的外皮吸收峃獸體內的液體,但是卻能夠直接透過人的肌膚吸收人體內的液體,所以,一會攀爬的時候,必須帶上手套。

    曾經有人想在嚎哭嶺上開辟出來一條類似于行道的道路,但是稍作嘗試就放棄了,因為這些黑石比最堅硬的堅鋼還要堅硬,而且重量極沉,一個拳頭大小的黑石,都足足上千斤重,密度恐怖無比。

    嚎哭嶺的黑石,還有另一個名字,叫做嚎哭石。

    因為這些黑石吸收液體的時候,會發出怪異的聲音,這聲音類似于鬼怪的哀嚎,難聽刺耳。

    而嚎哭嶺終年大雨連綿,所以嚎哭聲不絕于耳,只是靠近,就已經讓人心生畏懼。

    “大家準備好的話,就出發!备惑A深吸了一口氣,隨后帶頭領著商隊,朝著嚎哭嶺走去。

    希霜微微皺了皺眉頭,小心的又幫兩只小蘿莉以及呆青年牢固了一下手上的手套。

    “爹爹,這就是嚎哭嶺嗎?好吵好難聽啊!甭犞靠迬X連續不斷的哀嚎聲,,摪櫨o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覺得很難受,就塞一下耳朵!毕K獜淖约阂路纤合聛韮筛紬l。

    “咦,姐姐,大哥哥身邊聽不到這難聽的聲音耶!蓖蝗,走到呆青年身邊的希芯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哎?”,撐⑽⒁汇,隨后連忙也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靠近呆青年之后,頓時滿臉驚喜:“嘻嘻,爹爹,不用堵耳朵啦,大哥哥身邊真的就聽不到這刺耳的聲音啦!

    希霜愣愣的看了呆青年一陣,良久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之前呆青年可以無聲無息的抵抗暴雪侵襲,他還能大概的腦補一下,現在竟然連嚎哭嶺的嚎哭都能抵抗?他是真的有些腦補不了了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面前這青年是能夠從鬼霧森林活著出來的強者,他一時之間也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因為這嚎哭嶺的嚎哭聲,并不是普通的聲音,曾有念師嘗試過封閉自己的聽覺,卻發現也只是能夠減輕這些哀嚎聲,仍然能夠聽到,就像是,這些哀嚎聲,能夠直接出現在腦海中,聽覺只是一個因素,但不是決定性因素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想著讓兩只小蘿莉堵上耳朵,能夠減輕一些哀嚎聲,卻沒想到,這呆青年身邊能夠完全屏蔽這哀嚎聲?這怎么可能?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回過神之后,他有些不信邪的走到呆青年的身邊,結果發現,真的聽不到那刺耳的哀嚎聲了,世界一片清凈,整個人都好受了很多。

    微微張了張嘴巴,希霜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底不禁更加好奇,這個呆青年,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看了一眼呆青年的手,他仍舊在緊緊的抓著那張照片。

    回想到當初在上面看到的那個絕美女子,他不禁有些困惑,那個女子到底是什么人?看樣子有些像這個青年的妻子,但是,如果是妻子,那么為什么只有這青年一個人出現在鬼霧森林外面的大雪山上?他妻子呢?

    莫非是葬身在了鬼霧森林之中?

    剛剛想到這里,希霜連忙搖了搖頭,揮去腦海中的雜念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商隊的其他人,希霜伸出手對著兩只小蘿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聲張,如果讓其他人發現這呆青年身邊能夠屏蔽嚎哭嶺的哀嚎聲,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呢。

    兩只小蘿莉也很懂事,看到希霜的手勢,兩人連忙閉上嘴巴,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商隊緩緩進入嚎哭嶺,頓時,所有人只覺得雙腿如同灌鉛,每走一步都相當費力,最重要的是,周圍那不斷回蕩的哀嚎聲,讓人神智都有些混亂,相當難受,有種想吐血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爹爹,爹爹!毕,撋斐鍪种篙p輕戳了戳希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累了嗎?要不要爹爹背你?”希霜轉過頭來微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爹爹,你看大哥哥!毕,撝噶酥干磉叺拇羟嗄。

    希霜目光望過去,這一看,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因為呆青年和他們完全不同,他們每走一步,都是相當吃力地樣子,但是這呆青年每一步卻都是風輕云淡的樣子,就像是這些嚎叫石的重力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若不是這呆青年一直在跟著他們,只怕早就輕松超過他們了。

    希霜微微搖了搖頭,已經無力吐槽了,這個呆青年當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。

    好在大家都受到重力和哀嚎聲的影響,根本沒有精力去注意其他人,所以,倒沒有發現最后呆青年的異常。

    數個時辰之后,眾人也不過只是深入了嚎叫嶺不遠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辦法的,嚎叫石的重力實在是太過于恐怖,他們每走一步都很艱難,而走一段距離之后,就無可奈何地忍受著刺耳的哀嚎聲休息一下,早就有些心力憔悴了。

    看到眾人的狀態,富驛額頭冒汗:“大家集中精神,防止有嚎叫嶺的怪物襲擊!

    只是他的聲音完全被周圍刺耳的哀嚎聲掩蓋了過去,只有附近的人才聽到了他的話語。

    嚎叫嶺有一些極為特殊的怪物,這些怪物在嚎叫嶺產生,對于嚎叫嶺的環境極為適應,根本不受嚎叫石的重力和哀嚎影響,常年游蕩在嚎叫嶺各處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怪物并不算多,很稀少,而嚎叫嶺有太過于巨大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運氣好,可能直到穿過嚎叫嶺,都不會遇到。

    那么,要面臨的,只有嚎叫石的哀嚎聲侵擾,以及恐怖的重力影響,只要別被這連續不斷哀嚎聲弄得心神崩潰,倒在地上,一般都能夠活著通過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運氣不好,遭遇了這些怪物。

    說是九死一生,都是說輕了。

    畢竟,在嚎叫嶺之中,念師的念力會受到巨大的影響,再加上不斷被嚎叫石摧殘著身體和精神.....

    當然了,這些怪物實力也是不同的,實力強大的,堪比星級念師,弱的,可能只相當于二段念師。

    所以,嚎叫嶺的危險根本難以言喻,而這個危險的上下限,又和運氣有很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如果危險達到上限,星級念師隕落在這里,都相當的正常,如果危險達到下限,想要安全通過,雖然艱難,但是多半還是能夠做到的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,已經是數天的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眾人已經完全深入了嚎叫嶺,不過眾人的精神狀態卻是越來越差,面對無休止的噪音污染,再加上腳下的恐怖重力,都已經有些身心疲憊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其中,并不包括希霜和兩只小蘿莉。

    因為呆青年身邊完全屏蔽那些噪音,所以,除了身體上有些疲倦,他們倒沒有感覺到什么。

    眾人再次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只是第幾次的休息,每個人都是有些神不守舍的,那些念師略微好上一些,不過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正抱著兩個小蘿莉坐在呆青年身邊休息,突然,希霜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轉向一側,那里巨大的山石背后,他總覺得似乎有幾雙眼睛在凝視著自己等人。

    他并沒有覺得是自己的錯覺,念師的五感是非常準確的,可能其他人一直被噪音影響,所以五感被嚴重影響,什么都沒有感覺到,但是他完全不一樣,他可從沒有被噪音影響,所以五感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,感覺絕對不會出錯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被嚎叫嶺的怪物盯上了?”希霜面色越來越凝重。

    嚎叫嶺的怪物非常狡詐,它們一般發現目標之后,并不會直接進行攻擊,而是選擇一個合適的時機,才會發動襲擊,而一旦發動襲擊,往往目標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。

    略微猶豫了一下,希霜站起身來,朝著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休息,他這一站起身走動,頓時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些人基本都是念師,因為一般人早已經身心疲倦到了極點,哪里還有精力去關注別人,即便現在特別顯眼。

    “我們似乎被嚎叫嶺的怪物盯上了!弊哌^去之后,希霜面色凝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他的手指向一側。

    聽到希霜的話,這些念師頓時精神一振,像是打了藥一般,目光直接轉向一側。

    事關生死,即便再疲倦,他們也能夠第一時間強行凝聚精神,這就是他們無數次刀口上舔血,還能夠活下來的原因。

    當目光注視過去之后,很多念師眉心直接浮現出來念紋,即便這里念力會受到巨大的影響,但是因為希霜的提醒,他們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異常。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浙江体彩6 1历史号码查询 福彩3d两码技巧规律 北京快中彩开奖助手 小鹿时时彩分析软件 创业板开户需要50万 青海快三电脑版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宁夏十一选五的步骤图 河北20选5计划 今日排列五长条图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