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260章 必屬精品(二合一大章)

260章 必屬精品(二合一大章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倒是頗為平淡,平時周易也就是給金鼠喂下食,轉化一下體內的本命妖元,然后將他婚禮的請柬分別派發出去。

    這樣悠閑的時光,讓周易頗為享受,畢竟在這種麻煩不斷的時日之中,偶得片刻清凈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而他在法盟之中也算是徹底出名了。

    那些法盟靈海境以上的修煉者,可都是在一個交流群之中的,一有什么大事,基本就全部知曉了。

    周易鬧的這件事,雖然算不得真正的大事,但是他所展露出的那位破厄境高手,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一位修為高達破厄境的隱士高人,這個大八卦足以引起法盟所有靈海境修煉者的注意,就算是破厄境的修煉者,也要側目。

    因此,這件事在法盟之中傳播的異常迅速,僅僅兩天的時間,就搞得法盟那些靈海境的修煉者無人不曉。

    不過,那些靈海境以下的修煉者,就沒有什么資格知道了,因為這件事不算是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靈海境的長輩,都會交代這些后輩,一定一定不要得罪天司那個叫周易的小兔崽子,因為,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就算是宗門有破厄境高手的大宗門,也絕對不想得罪一個隱藏在暗處的破厄境高手,畢竟,越是家大業大,顧忌和考慮的地方,也就比那些小宗門要多的更多。

    所以,天司周易的大名,倒不止于那些靈海境修煉者之間傳播,在整個法盟都算是名號徹底響亮了下來。

    對此周易自然是喜聞樂見,他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人,別人明智一點,不來找麻煩,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“周易,來吃晚飯啦!敝芤渍诖采闲逕,遠處傳來沈夢雅的聲音。

    周易輕輕打了個哈欠,隨后從床上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打算給沈夢雅打下手的,但是那只欠揍的呆毛金鼠非得逼迫著那三只金鼠去學做飯。

    所以,這些天,沈夢雅做飯的時候,都是那三只金鼠在打下手。

    它們可不像呆毛金鼠一樣,被秦武月封印,它們三個是完全沒有任何限制的,所以恢復到正常人大小去幫忙,外加上十分聰明伶俐,倒也沒有幫倒忙,學的也挺快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呆毛金鼠實力太高,周易其實考慮就讓秦武月給它解除封印了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它靈海境后期的修為,周易覺得還是等自己突破到靈海境,能夠在實力上扼制它的時候再說。

    不然萬一這死老鼠抽風,事就大了。

    推開臥室的門,周易剛走出去,就看到呆毛金鼠抓著一盒口香糖,嘴里有滋有味的嚼著,從客房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只死老鼠,讓你愛妃去學做飯,你可倒好,天天睡了吃,吃了睡,跟頭豬一樣,游手好閑,沒個正經!敝芤拙拖裼杻鹤右粯,劈頭蓋臉的一陣猛訓。

    “刁民!刁民!氣煞朕也!”呆毛金鼠眼睛圓瞪,氣的口香糖都從嘴里掉了出來,連忙伸出爪子接住,再塞進嘴里,這么一來,反而更氣了。

    周易不禁微微一笑,這廝開心的時候,胃口好的跟只大象一樣,周易哪頂得?

    后來發現這廝生氣之后,胃口會變小,于是,每次吃飯之前,周易都要變著法的,慣例氣它一次,偏偏這廝還真就吃這套,非常容易生氣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周易是故意氣它的,可是它就是忍不住不生氣,主要是因為周易氣人的招數太多了,每次都變著花樣來,都不帶重復的,讓它實在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來到底下餐廳的時候,餐桌上已經擺滿了菜肴,沈夢雅和那三只金鼠已經在餐桌旁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嘰嘰...”看到呆毛金鼠走下來,那三只金鼠連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隨后一只金鼠抱著呆毛金鼠來到座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看著像媽媽抱兒子一樣的金鼠,周易不禁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吃過飯之后,有三只金鼠去洗刷,周易倒也清閑,鎖上了餐廳的門,就準備帶著沈夢雅回臥室。

    不過剛剛走到樓梯口,電話就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周易拿出手機看了一眼,原來是周母打來的。

    不用想,肯定是后天婚禮的事情。

    之前的時候,天司那邊主動聯系了他。

    大概意思就是,聽說他要結婚,所以天司那邊準備派人給他保辦婚禮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想,這肯定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這待遇肯定是看在他背后那個所謂的破厄境高人面子上。

    不過這點周易并不在乎,天司愿意搞這事,周易自然是喜聞樂見。

    以天司的牌面,派人給他搞婚禮,那肯定不是個人辦婚禮的牌面所能比擬的,這點根本不用去想。

    給沈夢雅,也給他自己,一個體面盛大的婚禮,這自然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過程不重要,原因不重要,結果是好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隨后,天司那邊就有人和周父接觸,然后周父和周母協商,聽到官方要給周易包辦婚禮,周母自然是非常高興地,這本身就代表著一種榮譽。

    隨后這事就交給天司的人去辦了,周母則是和周易一樣,忙著發請柬。

    昨天的時候,周易就收到天司的消息,說是婚禮已經完全安排好了,到時候玉峰市的一座五星大酒店包場一整天,各種禮節過程步驟等等,也全部調派妥當,到時候周易只需要和沈夢雅乘車前往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而且應周易的要求,原本要定制的婚紗直接取消,然后給周易和沈夢雅訂做了一套古裝新郎服和新娘裝。

    預計結婚的前一天送到餐廳來。

    周易是個傳統的男人,他并不喜歡西方那套,還是覺得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習俗比較合他的意,婚紗在他眼中,也遠遠沒有蒙著頭蓋的新娘子來的有誘惑力。

    “喂,媽!敝芤装聪陆勇犳I,出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小易啊,你準備好沒有?”周母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媽,你就別操心了,這有什么好準備的,我到時候帶著夢雅到場就行了!敝芤仔χf道。

    “那夢雅她干媽到時候到場不?”周母沉默了一下,隨后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沈夢雅的身份是孤兒院的孤兒,無父無母,所以周易就讓花月情當沈夢雅的干媽參加婚禮。

    身為沈夢雅的專屬導師,這個自然沒有什么不可接受的,花月情直接痛快的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過由于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花月情暫時自然回不到玉峰市來,所以,一直想見見沈夢雅名義上這位干媽的周母,自然有些沉不住氣。

    畢竟事關兒子的終身大事,每個父母在這事上,都不會怎么沉得住氣的,就算是周父,這些天也是問東問西,忙前忙后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媽,到時候她肯定到的,不是跟您說過了嗎?人家是官方的人,忙得很!敝芤壮雎曊f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行吧,后天就是你的結婚日子了,別出什么岔子,媽就是想開開心心的看你結婚生子,這輩子也沒什么其他愿望了!敝苣竾@了一口氣:“好了,沒事的話,媽就掛了,你和夢雅早點休息!

    “嗯!敝芤c了點頭。

    等到周母掛斷電話之后,周易這才帶著沈夢雅朝著臥室走去。

    結果剛回到臥室,正準備去洗漱,又是一個電話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周易拿起手機一看,原來是吳成凱。

    上次他聯系過自己之后,周易特意存了個備注。

    “喂,吳成凱前輩嘛?什么事又勞您大駕親自聯系我?”周易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之前他問過花月情,花月情跟他說過,這吳成凱雖然只是靈海境后期,還沒有達到破厄境,但是,在天司中的地位,卻是相當高的,也一直頗受天司司長的重用。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大事,是這樣的,法盟之中,有很多人聽聞你結婚,一部分人在你結婚那天是有空的,所以就委托我,看看能不能讓你發他們一份請柬,他們也想湊個熱鬧!眳浅蓜P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這件事?行啊,這樣吧,吳成凱前輩您直接代替我將請柬發給他們就行了,麻煩了!敝芤仔χf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合適嗎?”吳成凱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適的?我這不是都同意了嘛!敝芤壮雎暬氐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后天你的婚禮上見,到時候除了禮金,我再把之前邢云宗和葉離家族的賠償一起給你!眳浅蓜P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周易嘿嘿一笑:“前輩你能來就是我的榮幸,還要什么禮金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身為前輩,怎么能不多給點禮金呢?是吧?”吳成凱同樣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前輩,我可沒這么說!敝芤琢x正言辭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是這種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也沒什么別的事了,就先掛了,后天見!眳浅蓜P笑了笑,然后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的時候,周易剛剛帶著呆毛金鼠買完包子回來,還沒開吃,一輛黑色商務車就在餐廳門前停下,隨后一個提著紅色行李箱的男子,后車上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目光稍微四顧了一下,最后落在周易的餐廳上,然后邁動腳步,朝著周易的餐廳快步走來。

    “周易先生?”來到周易面前幾步的時候停下,隨后男子禮貌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有什么事情嗎?”周易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這男子身上有靈力波動,不過不強,也就是靈柩境中期的樣子,不過可以確信的是,應該是官方的人無疑了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這是您的包裹,里面是您的新郎服和您妻子的新娘服!蹦凶臃畔滦欣钕,隨后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麻煩了!敝芤仔χc了點頭。

    天司辦事效率就是高,本來他們說結婚前一天送過來,他還以為要等到今天晚上呢,沒想到今天早上就給送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不麻煩的,我還有事情要忙,就不多打擾了!蹦凶訉χ芤仔α诵,隨后轉身朝著餐廳外面離去。

    等到男子離開之后,周易將行李箱提起來,隨后朝著樓上走去。

    走進臥室的時候,沈夢雅剛剛洗漱完畢,看到周易提著一個行李箱走進來,不禁有些困惑:“周易,這是?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婚服!敝芤鬃叩缴驂粞派磉,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長發,隨后伸出手打開行李箱。

    里面有兩件做工很精美的衣服,周易伸出手摸了摸,摸著很舒服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,不過,單輪賣相來說,就相當強大了。

    天司出品,必屬精品啊。

    “換上試試?”沈夢雅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歡就好!敝芤c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來,相公,我給你換,嘻嘻!鄙驂粞泡p輕一笑,隨后拿過新郎裝,一把將周易撲在墻上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對于這套新郎服,以及沈夢雅的那套新娘服,周易那是相當滿意的。

    今天徐無奇他們并沒有來上班,周易放了兩天假,今天和明天,主要是為了結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結婚前一天,他想清靜清靜,反正餐廳是他的,他說是什么,那就是什么,愛怎么樣,那就怎么樣,旁人也沒有什么指手畫腳的權利。

    今天周易并沒有再呆在家里面修煉,畢竟明天就結婚了,也不差這一陣了,他上午陪著沈夢雅去逛了半天商場,給沈夢雅買了很多東西,以及一些給呆毛金鼠吃的東西。

    下午的時候,則是帶著沈夢雅去游樂園玩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回去吃飯了,走,咱們去其他地方吃飯!敝芤仔α诵,隨后開著車轉了個向。

    因為準備好了今天好好帶著沈夢雅玩一天,所以周易早上忙完事情之后,就去周母那里,將寶馬開走了。

    繞過幾個彎道,最后轉入一旁的大街,最后周易將車停在一家高檔餐廳外面的停車場中,帶著沈夢雅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雖說自己家就是開餐廳的,還去別人家的餐廳吃飯,有些怪怪的,但是周易很隨心,結婚前他不想沈夢雅再做飯了,所以自然不會再回自己餐廳,畢竟王一二和宋小子那兩廚師今天又沒上班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沈夢雅做飯不好吃,沈夢雅的廚藝一直在提升,現在就算比不上王一二宋小子那兩貨,也差不了多少,而且那份溫馨的感覺,是王一二和宋小子帶不來的。

    不過,自己家的媳婦,自然要多心疼一點,今天好好歇歇,明天好....

    和自己ing....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金7乐中奖规则 北京11选5开奖图表 专业股票分析软件哪个比较好 江苏快3当前的遗漏号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 安徽省十一选五一定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陕西快乐10分任三预测 股市赚的钱是别人亏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