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258章 那個人

258章 那個人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說點事情!敝芤仔α诵,隨后給花月情回復了一條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直接說吧!被ㄔ虑楹芸炀徒o予了回復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我回來這陣子,遇到了一點事情!敝芤茁晕⑺妓髁艘幌,隨后打字輸入發了過去:“知道我葉離嗎?就是邢云宗那個!

    很快,花月情給與了回復:“嗯,自然知道,此人在法盟年輕一輩之中,也算是有些名氣的!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,我把他給殺了呢?”周易很快,回了花月情一句。

    這一次,花月情良久都沒有回復過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一個電話,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著來電顯示是花月情,周易笑了笑,隨后按下了接聽鍵。

    很快,花月情的聲音就響了起來:“周易,你是不是在大半夜逗我玩?這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!

    “不不,你看我有那么無聊,大半夜的去和你開玩笑嗎?”周易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....”花月情聲音中帶著一絲難以置信:“你真的殺了葉離?那你還笑得出來?”

    “怎么笑不出來?他勾結外勢力謀殺我在先,我把他反殺不是理所應當?完全的正當防衛!敝芤讚u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”花月情楞了一下:“你說他勾結外勢力謀害你在先?”

    “是!敝芤孜⑽Ⅻc了點頭:“還記得之前的時候,我讓月情前輩你調查的那個銀牌子嗎?就是從泉溪村帶回去的那個!

    “自然記得,怎么了?”花月情聲音帶著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“葉離勾結那個組織應該就是那個銀牌子幕后的勢力!敝芤椎曊f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證據嗎?”花月情沉默了一下,隨后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她很明確地知道,如果周易真的殺了葉離,而又沒有什么證據的話,那么這件事情可就大發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,等下我發月情前輩你一份錄音!敝芤仔χf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給我發過來!被ㄔ虑檎f了一句,隨后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周易隨后將錄音拷貝了一份,然后發給了花月情。

    很快,花月情就接收了下來。

    幾分鐘之后,花月情發過來一條信息:“這件事,我會為你出頭的,不過,我想問你一下,葉離怎么說也是拓元境后期的修為,如果再勾結不明勢力,那么,你是怎么逃出來的?甚至還把他給殺了?”

    周易自然早就準備好了說辭,不然他就沒必要聯系花月情了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葉離找來的人,足足三名靈海境高手,眼看已經絕境,我當時甚至已經絕望,就在這時候,一個高人突然出現,將我救了下來!敝芤缀芸旎貜。

    “高人?”花月情再次發了一條消息,不過這次是語音。

    “對,我當時問他是誰,他說是我師傅的一個長輩,除此之外,怎么問,他都不肯再多說!敝芤滓矐械么蜃至,發了一段語音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之前的時候,我和你遇到危險,然后被人擊昏過去,并且救下,就是這位高人所為?”花月情再次回復。

    周易:“我同樣問過他這個問題。不過,他只是含糊的回了一下,我覺得應該是。并且我還提出讓他進入天司,但是他表示,自己一個人獨行慣了,不可能進天司的!

    花月情:“那葉離是他殺的,還是你殺的?”

    周易:“我本來是想把他帶回來接手處置的,不過葉離那小子猖狂得很,那段錄音你也聽到了。所以,由于他太狂妄了,那位高人一時失手,把他弄死了,不過他因我而死,便算是我殺的吧!

    花月情很快回復了過來:“無妨,勾結不明勢力,謀害我天司之人,本來只要證據充足,就算帶回來,也是一樣處死的,死就死了吧。這件事就放心交給我好了,等我聯系上面,驗證一下錄音的真偽,然后說明一下情況,相信上面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!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麻煩月情前輩了!敝芤装l出最后一句話,收起手機,面色已經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把這錄音交給花月情,讓天司處理這件事,只是為了做了一個鋪墊。

    他這次要的,是為自己豎立一個雄偉的形象。

    一個背后站著一位高級高手的形象,一個強勢的形象,省的以后再有什么不開眼的東西打自己的主意。

    打自己的主意之前,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。

    而且周易還要給這位高人豎立一個殘暴的形象,殺雞儆猴。

    最后再雙管齊下,索要補償。

    趙茵一伙人來找自己,這件事情絕對瞞不住,但是有個問題就是。

    周易餐廳所在的這條步行街,步行街上可沒有什么攝像頭,也就是說,就算調取錄像,也頂多只能夠了解到,趙茵等人走進了周易餐廳所在的步行街。

    那么她們怎么死的?周易完全可以推脫給背后的所謂高人,表示自己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這,僅僅只是他謀劃的一個引子而已。

    掏出玉鐘,周易注入大量得本命尸氣,隨后,秦武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次,周易之所以注入大量的本命尸氣,自然是為了秦武月能夠在外面長久的活動時間。

    他拿出天司的手機,隨后開始調查起來葉離的相關信息。

    很快,周易列出了一列名單,附帶每個人的樣貌,示意秦武月過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武月靠近過來,看向周易。

    “這是全國的大地圖,你仔細看一下路線,然后,你去我標識的這些地方,名單上的這些人....我不希望以后再在這個世界上見到!敝芤啄坏恼f道。

    “好!鼻匚湓履抗饽暳酥芤滓魂,隨后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名單上這些人,全部都是和葉離關系親密的人,有他家族的,有邢云宗的,也有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周易要做的,就是斬草除根,所以和葉離關系親密,有可能報復自己的,他一個都不留。

    而這些,都可以推脫到那位高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給所有人一個形象:‘你敢動周易一下,我就敢殺你全家!

    周易要的,就是這個效果。

    秦武月的學習能力,之前周易就算所見識,不過現在還是有些驚訝,只是短短的時間,她竟然就把全國的路線地圖,以及自己所標識的城市地圖路線,等等小心,全部理得一清二楚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有時候,周易真有些懷疑秦武月是不是個機器人。

    或者,這就是傳說中的天賦異稟?

    “你干掉這些人之后,直接返回玉鐘就可以了!敝芤啄抗饪聪蚯匚湓,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的!鼻匚湓旅鏌o表情的說了一句,隨后打開臥室的門,朝著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不問我一下,殺的這些人,是好是壞?該不該殺?”看著走到門口的秦武月,周易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該殺,那就是該殺。至于是好是壞....這世界上有哪里有這么多好壞之分?不過是立場的不同罷了,一件好事,換一個立場,或許就是一件罪大惡極的事情,好心辦壞事,不外如此!鼻匚湓卵壑辛髀冻鲆唤z滄桑,輕輕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朝著外面又走了幾步,秦武月腳步一頓:“知道嗎?自從化為靈僵,這漫長的時間,我一直都是清醒狀態,我想了很多很多,最后我發現,看事情復雜,不過是因為我們本身的復雜罷了!

    話音落下,秦武月身影一閃,已經消失在視野之中。

    周易略微沉默了一下,隨后搖了搖頭,靠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等到秦武月完成任務,天司那邊對這件事介入,那么,就是自己出面擺牌面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葉離這件事也算是給了他一個契機,一個成為大佬的契機。

    身后站著一個不愿透漏姓名,隱藏在暗處的破厄境高手,那么,就算他的修為還沒有達到靈海境,地位也絕對和以前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甚至,如果不把這件事找機會展露在大眾面前,就算是他達到靈海境,也不見得有多少人正眼看他,或許破厄境了,他們才會轉過頭來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只要把這件事處理的恰當,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其實,這件事,本來可以以另一種相較于平緩的方式來解決,但是邢云宗和葉家的態度,讓周易很難受。

    他難受了,那么這件事自然就不可能再平緩的解決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還在修煉的沈夢雅,周易來到床上盤腿坐好,開始轉化起來體內的本命妖元。

    現在他已經達到了拓元境后期,最要緊的事情,就是繼續轉化本命妖元,提升實力,爭取早日突破到靈海境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質變,一旦達到靈海境,一切都將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背后站著一位破厄境高手的拓元境小子,和一位背后站著破厄境高手的靈海境小子,那意義可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固然,給自己豎立一個背后有人的形象很重要,但是他本身的實力,同樣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,他時時刻刻都沒有放松過修煉。

    雖然他并不是靈氣大爆發前就覺醒靈體的人,但是,他卻可以做到,比那些人更強大,更厲害。

    起點對于周易來說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因為就算別人的起點比他遠一大截,他是開的跑車,別人是騎的自行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薛義宣盤坐在云青避暑山莊最高建筑的屋頂上,目光注視著昏暗的天空,目光沉凝:“說到底,還是沒有把握趕去破厄....”

    他是邢云宗的宗主,地位高崇,本身更是兩年前就達到了靈海境后期,底下的云青避暑山莊就是邢云宗的產業之一,也是他最愛待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兩年前的時候,他年輕氣盛,直接妄圖破厄,結果重傷瀕死,差一點殞命當場。

    隨后足足養了一年的傷勢,一年前才完全康復。

    但是一年前康復之后,他卻再也不敢隨便破厄,一直到現在都還是靈海境后期的修為。

    他們邢云宗以前也是有破厄境高手的,只是壽命終有盡頭,他年齡還小的時候,邢云宗的最后一位破厄境高手,同樣也駕鶴西去了。

    他本來覺得自己能夠成為下一位破厄境高手,成為邢云宗的無上抵柱,只是可惜,兩年前的慘痛經歷,讓他信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不打算收徒弟的,正是因為那次巨大的打擊,才后來收下了葉離這個弟子。

    葉離天賦驚人,聰明伶俐,他一直給予厚望,希望葉離能夠成為邢云宗新一代的破厄境高手。

    不過前兩天的時候,卻有人告訴他,葉離聯系不到了。

    這讓他相當的憂慮,這幾天修煉都有些分神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為,他在葉離身上實在是花費了太多的精力和資源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趙茵到現在都還沒有給我回復?還有葉離家族那邊....真是煩人啊,那個周易又是什么嘍啰?怎么離兒會和他牽扯在一起呢?”站起身,望著漆黑的夜幕,薛義宣眉頭深深地皺起來。

    “他可不是什么嘍啰!本驮谶@時候,徒然,一道輕描淡寫的女聲在他身后響起。

    女聲說話很輕描淡寫,帶著一股看破人世的滄桑意味。

    薛義宣面色劇變,連忙轉過身,朝著自己身后看去,

    以他的修為,竟然沒有察覺到,對方是什么時候靠近他的?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入目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,渾身充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古典美感,這讓薛義宣感覺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怎么不聲不響的來到我這里?”薛義宣皺起眉頭緊盯著對方,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對方的出場方式,讓他心中極其忌憚。

    “你剛剛口中說的那個人!迸娱_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薛義宣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周易!迸釉俅纬雎,目光緊緊的盯著薛義宣。

    “他?你?”薛義宣眉頭皺起,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“他的死亡名單上!迸幽抗鈴难αx宣全身掃過去:“有你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薛義宣面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要....”女子略微抬起手臂,周圍一道道黑芒流轉:“讓你消失在這個世上的人!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p3和值和尾走势图 大公鸡七星彩旧版本 炒股的人有赢几千万的吗 吉林十一选五在线投注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彩图开奖结果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极速赛车规律345678 28号上证指数 辽宁快乐12预测号码推荐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