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我的玉雕不正常 > 第七十七章 白狐

第七十七章 白狐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被糊了一臉濕潤的泥土,這妖物少女也成功施展出來了妖術。

    足足上百道黑色的劍氣從那妖物少女身邊凝聚出來,隨后妖物少女劍指一引,那上百道黑色劍氣狠狠的朝著周易刺了過來。

    伸出空余的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泥,這妖物少女此時想將周易千刀萬剮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周易危險的瞇起眼睛,隨后深吸一口氣,引動靈決,隨后按照靈術的印法開始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對方這一招給他的威脅感非常大,所以他稍微認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突然,周圍的風變得劇烈起來,周易的襯衫隨風擺動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那些黑色劍氣即將靠近他的時候,一道黑色的龍卷風突然出現,將他直接圍了起來,籠罩在正中心位置,隨后和那些呼嘯而來的黑色劍氣驟然碰撞。

    ‘嘭嘭嘭!宦暵晞×业臍獗曧懫,那些黑色劍氣一道道的刺在黑色龍卷風上。

    隨著不斷的碰撞,黑色劍氣不斷消散,而黑色龍卷風也不復剛開始的威勢、

    黑色劍氣完全消失之后,周易靈決微微一變換,黑色龍卷風直接消散,隨后他腳下猛地一踏,直接迅猛的朝著那個妖物少女沖去。

    那妖物少女一只眼睛都被泥糊住,只能睜著一只眼睛盯著周易,看到周易再次迅猛的沖來,不禁徹底色變。

    看到那妖物少女又想施展妖術,周易眼中閃過一絲冷芒,身子直接躍起,在半空中兩個旋身,一記飛腿狠狠的踹在這妖物少女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毖锷倥苯拥癸w出去,身體在半空中,一口血液直接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而周易落地之后,腳下再次猛地一踏,直接緊跟了上去,不等這妖物少女摔在地上,周易已經靠近了她,隨后一手伸出,直接用手肘勒住她的脖頸,就想一記猛男鎖喉殺終結掉對方。

    被周易鎖住脖頸的一瞬間,妖物少女強提一口氣:“你...你不能殺我,不然你會后悔的!”

    “哼!敝芤桌浜咭宦,根本不為所動,直接手肘狠狠的朝下一拉,再猛地一扭。

    ‘喀嚓’,一聲骨骼爆響,妖物少女的脖頸直接被扭斷,沒比泥糊住的那只眼充斥著不甘和怨毒,只是眼神已經徹底渙散。

    周易微微松開手,妖物少女的尸體直接滑落到地面上,顯化出原型、

    竟然是一只純白色的狐貍,白色皮毛沒有一絲雜色,仿若白雪一般,非常漂亮,白狐身上套著些衣物,正是剛剛穿的那套。

    “白狐?”周易微微瞇了瞇眼睛。

    稍微沉吟了一下,周易很快就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這家伙敢把注意打在自己身上,自己怎么都不可能放過她,如果自己今天實力不如對方,那可就真的栽了。

    并且這家伙還和那風衣男墨鏡男妖有牽扯,并且似乎還在躲避妖司,絕對不是什么好妖。

    想起那個風衣墨鏡男妖,周易伸出手微微揉了揉眉心,說實話,他現在很想把那個風衣墨鏡男妖一起干掉,只是不知道對方在哪里。

    這時候,他突然想起那個拎著粉色行李箱的少女,她似乎一直在追蹤那個風衣墨鏡男妖?當初在花玉公園的時候,那個風衣墨鏡男妖就是因為那少女才跑掉的。

    不過,隨即周易又搖了搖頭,因為他同樣不知道那個拎著粉色行李箱的少女身在何處,甚至連對方是不是妖司的人,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這些以后再說,目前還是處理一下面前這只白狐的尸體。

    要知道對方可是靈柩境后期的妖物,如果吸了對方的本命妖元,對于周易而言,絕對不亞于一份大補藥。

    蹲下身子,周易伸出手按在白狐的尸體上,隨后運轉吸吸樂,開始吸收起這只白狐的本命妖元。

    很快,這只白狐的本命妖元就被周易完全吸收一空,他從地上重新站起身。

    最后看了一眼這只白狐的尸體,周易手中掐了個靈決,一道黑芒出現,在周易靈力的控制下,直接射在了白狐的尸體上。

    這個蘊法境的小靈術,讓他使用起來愈發順手。

    很快,這只白狐的尸體連同那些衣物就被黑芒完全侵蝕一空,連殘渣都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周易靈力再次一引導,黑芒直接再次射向對方開來的那輛車,幾分鐘之后,整輛車直接人間蒸發。

    周易抬頭看了一眼天空,微微舒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隨后他將目光轉向遠處目光散漫的王一二,顯然還在他的幻術之中。

    周易踏步走過去,隨后給王一二解開了幻術。

    “哎?老板,你和那妹子認識?我看你們聊了好久,她才開車離開!蓖跻欢酒鹕頁狭藫项^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算是老熟人!敝芤纵p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隨后周易邁步朝著河邊走去。

    他打算繼續讓玉佛汲取靈氣為他轉化靈力。

    他打算盡快讓自己突破到靈柩境后期,畢竟自己的實力,才是最根本的。

    來到河邊蹲下身子,周易將玉佛重新放進水里,開始讓它汲取周圍的靈氣,轉化為靈力傳給自己。

    “咦?老板,公路那邊怎么回事?”王一二突然瞪大了眼睛,還伸出手揉了揉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易挑了挑眉,轉頭看向王一二。

    “老板你快看,公路那邊的草地,一大片好像被火燒了一樣,其他地方坑坑洼洼的,發生了什么?我記得咱們來這的時候,好像還好好的?”王一二伸出手撓了撓頭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“可能它承受了它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災難吧?”周易目光幽幽的喃呢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?老板,你說啥?我沒聽到。對了,剛剛我看你和那妹子在馬路上聊了好久,沒注意到公路那邊草地發生了什么嗎?”王一二愣了一下,滿臉懵逼。

    “一二你是不是記錯了,我怎么記得,咱們來的時候,那邊就那個樣子呢?”周易轉過頭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?是嗎?難道是我記錯了?不應該?”王一二皺起眉頭,伸出手撓了撓頭。

    “是老板得了間歇性記憶障礙癥,還是我得了間歇性記憶障礙癥?”王一二滿臉不解的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.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黑龙江22选5奖池74期 十分快三是国家统一 安徽快三走势图 甘肃快3一定牛 百度 江苏11选5前二组奖金 体彩11选五助手 河北11选五胆拖规则 上海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贵州省11选5开奖走势图 江西快三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