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歷史軍事 > 東晉北府一丘八 >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心狠手辣誅慕容

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心狠手辣誅慕容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三天之后,龍城,單于庭。

    蘭提和蘭加難的兩顆血淋淋的首級,連同他們百余名的親信死黨的腦袋,擺放在庭中,四周侍立的一些內侍和宮女們,皺眉掩鼻,不停地有人往香爐里添加著香料,讓那繚繞的檀香味道,掩蓋這刺鼻的血腥氣。

    坐在單于大椅之上的蘭汗,也是皺著眉頭,看著自己大哥和三弟的腦袋,怎么也不象在一邊洋洋自得的蘭穆那樣,笑容滿面,他的耳邊傳來蘭穆興奮的聲音:“托父汗的洪福,這兩個反賊,還以為我帶去的是援兵,不加防備,于是我們連夜動手,一舉將這二賊和百余名親信同黨,盡數誅殺,余眾皆降,F在這些反賊的首級,都在這里,請父汗過目!”

    蘭汗長嘆一聲:“阿穆啊,他們畢竟是你的叔父和伯父,這樣手足相殘,有背人倫,你真的這么高興嗎?”

    蘭穆面不改色,沉聲道:“于親情,他們確實是我的長輩叔伯,但國有國法,這二賊不尊父汗,公然分裂朝堂,襲擊大將,已是不折不扣的謀逆之舉,如果父汗不遵守國法予其嚴懲,那法律就成為一紙空文,日后無人遵守,國將大亂。父汗一直教導兒臣,國有國法,任何人不可違背,更不可循私枉法。兒臣對這些教誨,一直銘記在心,也是這樣做的!

    蘭汗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之色:“你可以把他們拿下,然后回來審判,畢竟,畢竟他們曾經為建大蘭國立過大功,只要肯懺悔,還是可以網開一面的!

    蘭穆沉聲道:“父汗,如果人人都法外開恩,那還要法做什么。而且蘭提和蘭加難,一向驕橫不法,向來不把父汗放在眼里,從他們私自在朝堂拉走將校,攻殺統兵大將,奪軍出征就可以知道,他們根本不把您當成大汗,這次如果不殺,他們只要留得命在,一定會奪軍造反的,到時候他們對父汗下手,絕不會心慈手軟。如果父汗覺得兒臣誅殺他們于國法不合,那請現在就治兒臣的罪,給他們抵命,就象上次賜大姐(蘭英)自盡,讓他們滿意那樣吧!

    蘭汗的臉色通紅,沉聲道:“蘭穆,你這說的什么話。我只是有點惋惜他們罷了,再一個是考慮大蘭國初建,人心思安,不能自生內亂,哪里說讓你枉法了?現在人已經殺了,我考慮的,是如何安撫人心的事,畢竟蘭加難帶兵多年,在部落里人望很高,如何安撫軍中將士的心,這才是重要的事!

    蘭穆哈哈一笑:“原來父汗擔心的是這個,這點兒臣早就想好了,這次擊殺蘭提和蘭加難的,大多數是原來龍城的兵馬,我們只要把他們給安撫好了,本部落的人好說,畢竟父汗是族長,現在擊殺二賊的將士,三千余人,我已經都帶進了城,就在原來的東宮之外,那里上次段速骨之亂,燒毀了幾百戶民居,已經是一片空地,正好可以作個臨時軍營!

    蘭汗的眉頭一皺:“這三千多人可是原來慕容氏燕國的人馬,真的靠得住嗎?要是他們趁機作亂怎么辦?”

    蘭穆笑道:“兒臣這一路之上跟他們在一起,其實這些人也不是對慕容氏有多忠心,只是當兵吃糧罷了,如果我們給的更好,那豈會為了一個已經滅亡的家族來跟我們作對呢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蘭穆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氣,環視左右,欲言又止,蘭汗心領神會,揮了揮手,所有殿內的閑雜人等,全部退下,只剩下了這父子二人,連地上的那些個首級,也全給清走了,空氣一下子清新了很多,那中人欲嘔的血腥味道,消失大半。

    蘭汗看著蘭穆,說道:“好了,接下來還有什么話,可以說了,這里沒有外人!

    蘭穆咬了咬牙:“這次我們出兵消滅了蘭提他們,但軍中有人說,這陣子打探敵情時,發現慕容云和馮跋他們,就在慕容奇的軍中!

    蘭汗的臉色一變:“什么?他們在慕容奇那里?!這兩個惡賊,我赦免了他們,居然還恩將仇報,你現在就去,把他們留在龍城的家人全部誅殺,一個不留,不然以后沒人怕我們了!”

    蘭穆搖了搖頭:“兒臣回城之時就去做這事了,卻發現他們的家人早就逃掉了,這說明他們是早有預謀的,據看守城門的軍士們說,是持了慕容盛的令牌出城的,這二人以前就是慕容寶一手提拔的,慕容云還是他的養子,這些人,終歸不會跟我們在一起,不管是不是慕容盛安排的,這個人,再也不能留了!

    蘭汗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慮:“你可有真憑實據,是慕容盛放走他們的?”

    蘭穆急得一跺腳:“這怎么可能有憑據,但不管有沒有證據,慕容奇謀反了,慕容云和馮跋也叛逃了,這些總是事實吧。只沖這個,慕容家的人就不能再留了,F在蘭提和蘭加難伏法,我們蘭部落的力量被削弱,不能再給敵人這個機會了!”

    蘭汗嘆道:“可是芳兒她,她剛剛失去了姐姐,再要殺她夫君,這也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蘭穆冷笑道:“跟家國天下,江山社稷相比,一個女人算得了什么。殺了慕容盛,以后再給芳妹找個好夫婿便是。再說了,那些原來的龍城兵馬,只有讓他們殺了慕容盛,慕容熙這些慕容家的人,才能確保他們對我們的忠心,斷了他們的后路。所以這回兒臣準備給他們開個慶功大宴,好酒好肉,然后趁著這股熱乎勁去殺了慕容氏一族,永絕后患!”

    蘭汗勾了勾嘴角:“那這事你來安排吧,最好不要給自己手上沾太多血,就說是那些軍士們跟慕容家有大仇,喝酒之后群情激怒,就去殺人了,你也無法阻止,對了,最好做點表面文章,比如說給人打暈了,打傷了什么的,這樣你妹妹也恨不到你身上!”

    蘭穆的嘴角邊勾起了一絲殘忍的笑意:“一切交給兒臣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盈牛配资 极速赛车彩票计算方法 浙江体彩20选5中三个多少钱 业绩权重是什么意思 蒙古快3专家预测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-宝6 吉林快3计划 股票分析 安徽省11选五5开奖结果 七星彩预测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