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踏星 >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陸隱的賀禮

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陸隱的賀禮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尤其對于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,依總管可以直接掌控生死,這不僅是實力地位上,更是因為依總管為人貪財,這一條街都是他的生意,他這家店鋪的幕后老板的老板,就是依總管。

    依總管來也就算了,竟然連大皇女情瓏瓏都來了,店鋪老板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依總管,誰給你的權力這么對陸盟主說話?”情瓏瓏到來毫不客氣訓斥依總管。

    依總管笑容不變,緩緩行禮,“老奴參見殿下”。

    情瓏瓏盯著依總管,神色厭惡,“父皇讓你來是迎接陸盟主他們,你剛剛在做什么?”。

    依總管笑道,“老奴只是見到陸盟主的威風,仰慕不已,忍不住贊嘆兩句,沒有別的意思”,說到這里,他面朝陸隱行禮,“陸盟主不會怪罪吧”。

    陸隱淡笑。

    依總管也在笑,笑的那么陰毒,那么讓人生厭。

    “其實你是神蠱王朝的人,我就算怪罪也怪不到你頭上,只能說你的主子太仁慈了,不會教奴才”陸隱淡淡道。

    依總管臉上的笑容消失了,瞳孔上斜,盯向陸隱,“看來陸盟主馭下有術了”。

    陸隱笑道,“剛剛你問我會不會怪罪,我就替你主子教育一下,算是送給情皇修為突破的賀禮了”,說著,隨手一揮,啪的一聲,依總管被一巴掌抽飛了出去,重重砸在店鋪外。

    眾人驚訝,沒想到陸隱居然如此果斷的出手,一點面子都不給。

    狽親王挑眉,神色驚愕。

    跟隨依總管來的那批人齊齊沖向店鋪要對陸隱出手,被情瓏瓏喝止,“滾出去”。

    依總管急忙起身,半邊臉腫的高高的,攔住自己的護衛,“退下,殿下和王爺再此,豈容你們放肆”。

    眾多護衛急忙退下。

    依總管目光憎恨,與陸隱對視,眼底深處帶著深深的寒意,在這神蠱王朝,沒想到居然敢這么打他,讓他都措手不及,但對方的身份,他注定惹不起,“剛剛是老奴說錯話了,陸盟主可解氣?”。

    陸隱隨意道,“替我轉告情皇,賀禮,我已經送了,希望他滿意”。

    依總管再次露出陰毒的笑容,“明白了,奴才告退”,說完,也不與狽親王還有情瓏瓏打招呼,就這么走了。

    眾人可以看到他眼底深處的怨毒。

    情瓏瓏復雜看向陸隱,苦笑,“陸盟主何必如此”。

    陸隱皺眉,“看他不爽”。

    好耿直的理由,在這偌大的蠱王城,在這神蠱王朝,能這么對依總管的除了情少皇,也就陸隱了,就連狽親王都不能這么對依總管,不僅是身份,更是忌憚,依總管是出了名的陰毒。

    情瓏瓏雖然這么說,但陸隱的一巴掌也讓她很解氣,依總管雖對她客氣,但實際上壓根不在意她,情圣就是被依總管逼走的,這件事情瓏瓏知道,狽親王也知道,卻無人能說。

    陸隱的肆無忌憚還有霸道,在剛剛那一掌體現得淋漓盡致,他壓根不在乎依總管,也不在乎他背后的情少皇,是敵是友,早已確定。

    “陸盟主,我們就先走了,宴會見”香脂

    對陸隱客氣道。

    右先生也走了,沒與陸隱打招呼。

    文三思臨走前小聲對陸隱說了一句,‘你不該來’。

    狽親王也走了,招待陸隱的任務交接給情瓏瓏,兩人年紀相近,更適合接觸。

    眾人一個個離去,最后只剩下陸隱,情瓏瓏和店鋪老板。

    店鋪老板還跪在那,頭埋得要多低有多低,根本不敢抬,不過剛剛偷眼看到依總管被一巴掌打飛的一幕,深深知道這群人中,貌似就那個被稱為陸盟主的年輕人最狠,幸虧沒得罪他。

    情瓏瓏對陸隱道,“陸盟主”,話還沒說,陸隱抬手,“同輩,不用那么稱呼,見外了”。

    我們很熟嗎?情瓏瓏本來想這么說一句,但沒說出口,“好,陸兄,我帶你去休息的地方”。

    陸隱點頭,跟隨情瓏瓏走出。

    一間小小的店鋪,卻在剛剛吸引了整個神蠱王朝的目光,接下來一段時間,店鋪老板肯定不得安生,發生在店鋪內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細節都會被問出來。

    情少皇給陸隱安排的住處是他下榻的行宮,同樣在蠱王城,但這處行宮幾乎無人知曉,是情少皇想平靜的時候才待得。

    聽著情瓏瓏介紹行宮,陸隱道,“你父皇不會是希望我以后平靜一些吧”。

    情瓏瓏笑道,“陸兄想多了,父皇可沒那個意思,只是行宮位置偏僻,少有人打擾,環境也好,所以給你安排”。

    陸隱點點頭,兩人不急著去,就在這蠱王城街道上閑逛。

    蠱王城很熱鬧,充滿了鬧市喧囂之氣,不時有人爭斗,帶出各種各樣的毒物,如果不算那些修煉者,這里倒與普通人類古代皇城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個依總管很受你父皇信任?”陸隱問道。

    情瓏瓏點頭,“父皇很小的時候,他就伺候了,這么多年下來,他也算盡心”。

    “還沒死?”陸隱詫異,情少皇實力可不弱,此次之所以邀請他們,就因為突破,應該能與八十萬戰力強者對抗,活了很久,那個依總管沒突破星使,怎么跟上情少皇步伐的?

    “這才是依總管最特殊的地方,他每隔一段時間以毒冰封生機,一直活下來”情瓏瓏說道,聲音很輕,但分量,卻很重。

    情少皇作為帝王,身邊不缺乏侍候的人,卻寧愿等這個依總管,這份情誼已經不是尋常的主仆情了,怪不得就連狽親王和情瓏瓏對依總管都那么客氣,這么看來,自己算是打了情少皇一巴掌。

    情瓏瓏不在意看了看陸隱,見他臉上沒有異色,是不在乎嗎?想想也是,劍宗,白夜族,哪個不比神蠱王朝強大?神蠱王朝特殊就在于地理位置與環境,去掉這些,神蠱王朝連文家都未必比得上。

    陸隱率領的東疆聯盟可以摧毀白夜族,壓制劍宗,逼迫文家,自然不在乎神蠱王朝,更不可能在乎一個依總管。

    在蠱王城最熱鬧的街道上走了小半個時辰,最后,情瓏瓏停在一家非常氣派的酒樓前。

    這座酒樓是整條街道最高的,占地很廣,四通八達,門口站著兩排侍者,都是修煉者,都達到了融境修為。

    “陸兄,帶你見個人吧”情瓏瓏笑道。

    陸隱點頭,“好”。

    跨入酒樓,出乎意料,與外面看上去不同,沒有意料之中的富麗堂皇,反而很簡樸,卻又很大氣。

    跟隨情瓏瓏登上頂樓,兩名貌美侍女躬身行禮,由于穿著問題,陸隱幾乎能看到胸前一片雪白,連忙轉過臉。

    “陸兄,請”情瓏瓏好笑,堂堂東疆聯盟盟主,竟還有這一面,傳出去誰能信?

    陸隱進入雅間,入眼,一個身著黑紗外衣,配帶精美花瓣面罩的女子起身,對著陸隱款款行禮,“小女子原淼淼,見過陸盟主”,女子雖帶著半部面罩,卻難掩其絕美之姿,陸隱可以清晰看到她嘴角彎起的弧度是那樣誘人,目光也如星辰般璀璨。

    “原老太師的孫女?”,聽女子名諱,陸隱詫異。

    原淼淼再次行禮,“沒想到陸盟主知道小女子”。

    陸隱看向情瓏瓏。

    情瓏瓏道,“我與淼淼是最好的朋友,她請我幫忙約你一敘”。

    陸隱迷茫了,原老太師主張不參與外界任何事,情少皇卻偏向劍宗等勢力,想辦法遏制東疆聯盟,立場不同,雖不是敵人,但卻是神蠱王朝對待東疆聯盟的兩個派系,如此情況下情瓏瓏竟然替原淼淼約見自己,她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瓏瓏沒有別的意思,陸盟主不要誤會,她只是受不過小女子請求,帶陸盟主前來”原淼淼開口,聲音柔和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陸隱坐下,“淼淼姑娘有什么話可以直說”。

    情瓏瓏看向她。

    原淼淼看向情瓏瓏,“出去吧,我們的話,你最好不要聽”。

    情瓏瓏抿嘴,點點頭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陸隱饒有興趣看向原淼淼,“你們關系很不一般,她可是神蠱王朝大皇女,寧愿違背自己父親也要幫你約見我,甚至不問原因,我很好奇”。

    原淼淼淡笑,“這是我們的友情,從小到大,我與瓏瓏接觸的時間遠遠超過父母,爺爺他們,瓏瓏與我接觸的時間也超過陛下,親情天注定,友情,卻是自己尋找,我們都認為友情比親情更可貴”。

    陸隱第一次聽到這種理論,“好吧,你找我什么事?”。

    原淼淼起身行禮,非常鄭重。

    陸隱沒有避讓,以他的身份,別說原淼淼,就算原老太師行禮他也不需要避開,他有這個資格。

    “還請陸盟主離開蠱流界”原淼淼沉聲道。

    氣氛一陣沉默,原淼淼彎腰行禮,始終沒有抬起。

    陸隱眼睛瞇起,“原老太師的意思?”。

    原淼淼沉聲道,“神蠱王朝不應該插手外界紛爭,爺爺這輩子的希望就是這個,這里的人生活很富足,沒什么戰亂,一旦插手外界紛爭,未來結局如何無法預料,神蠱王朝,不能賭”。

    陸隱似笑非笑,“你怎么確定我在這里,神蠱王朝就會插手外界紛爭?是神蠱王朝要對我做什么?還是情少皇要對我做什么?”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大年初一,隨風給兄弟們拜年了,下午五點加更,謝謝兄弟們支持。!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新疆喜乐彩玩法 常山纺织股票 七星彩官网公告 1970重庆时时彩平台 炒股软件app哪个 河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申万宏源配资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最近200期 601390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