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武俠修真 > 金鱗 > 第1252章 改組

第1252章 改組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憑什么?憑什么本座的靈藥只有三株?”

    丹辰子怒容滿面,沖著李魚、張立咆哮道,目光如同要噴火。

    場間融洽歡樂的氣氛頓時劇變,眾修臉上的笑容消失,有人皺眉,有人愕然,有人則目光閃爍,有人心中竊喜,有人迅速把目光投向了明劍真人、白石清溪兩名太上,也有人則把目光望向了李魚、張立。

    “沒錯呀,每一名閑散長老都是三株靈藥!”

    迎著丹辰子的怒火,李魚神色淡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丹辰子愣住了,目光左右四顧,望向了四周圍的其它幾名長老,這幾人,正是李魚口中的“閑散長老”,不過,眼下也只有一人分到了靈藥,面前的玉匣中,的確也是三株靈藥,他曾長期擔任丹堂長老,丹道在北寰仙宮一向排名第一,一眼就能看得出來,此人面前的三株靈藥,和他面前的三株靈藥,價值,應該是相等的。

    早在數年前,北宮野二次出門從他手中奪走了宮主之位后,就召集諸位長老開了一場為期三天的長老會,達成了一致,頒下了法旨,規定門中不擔任職務一心閉關潛修的各堂口各級別閑散長老,只能領取本級別應有的月例,沒有其它的額外資源供給。

    而眼下,聽李魚的意思,這批從潛龍淵中新鮮出爐的珍稀靈藥,顯然也是要按這個規矩來分配,姬贏、云鶴真人、殷開天等人皆有職務在身,他們手中分到的靈藥也就多達十株,而他,僅有三株。

    “我乃丹堂長老,此次閉關乃是為了沖擊化星境,為我北寰仙宮排憂解難,如今正在沖擊瓶頸緊要關頭,難道不應該多分得幾株靈藥嗎?”

    丹辰子強自按捺心頭怒火,可言語中依然是怨氣十足,本有心強調自己乃是明劍真人的親傳弟子,當年曾擔任宮主,并擔任長老會首席大長老,可一想到明劍真人就在這里,反而是不好提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長老需要多長時間來沖擊瓶頸,有幾成的把握能沖破瓶頸?”

    李魚問道。

    這一問,丹辰子心頭卻再次怒火高熾,斜睨著李魚,冷聲道:“小子,你什么意思,是在取笑本座嗎?這化星境的瓶頸是那么好沖破的嗎?誰又能保證自己能在幾年或幾個月內沖破瓶頸,這破階之事需要頓悟,你懂嗎?”

    李魚皺了皺眉頭,打量著因憤怒而表情扭曲的丹辰子,隨后卻是把目光望向了明劍真人。

    發現李魚的目光望來,明劍真人同樣是皺了皺眉頭,隨后輕咳了一聲,目光望向了丹辰子,問道:“你閉關多年,可有感悟?”

    “回師尊的話,弟子……暫時還沒有想到突破的辦法!”

    丹辰子收斂了幾分情緒,恭敬地沖著明劍真人施了一禮,可眼神中,卻依然有憤懣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怪老夫沒有指點你突破之道嗎?”

    明劍真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,這化星境……哪有那么好突破,若得一指點就能突破,這仙界,如今又何以只有區區四十余名帝尊前輩?”

    丹辰子頭顱低了下來,聲音也低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道理,看來你都懂!”

    明劍真人點了點頭,目光從丹辰子處挪開,卻是緩緩掃過眾修:“這次潛龍淵之行,大衍宮的夢道友乃是在和南天仙域的幾名妖皇強者一戰之后悟道;白石師弟則是與水天姬以及諸多妖王、妖皇多次爭戰后,劍道功法有大成,借著功法突破的契機悟道;至于那丹神閣的朱道友,借著丹道神通突破的契機悟道,順便還煉制成了一爐九階仙丹。

    至于老夫,當年雖是在山門閉關三年沖破的瓶頸,可在閉關之前,老夫也曾在這蠻荒之中被一名妖皇境異獸追殺,惡戰多次不死,悟了道,有了積累,這才能夠一舉突破!”

    大殿內,一片靜寂,眾修一個個神色各異,卻齊刷刷盯著明劍真人,帝尊境強者關于進階的經驗之談,沒人愿意錯過。

    結果,明劍真人此語說罷,竟是不再開口了。

    丹辰子面色一陣青紅不定,猶豫了片刻后,卻是緩緩坐在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明劍真人這話說得很清楚,分明就是不滿意他一直待在山門閉關苦修,可當年要求他閉關苦修的,不正是明劍真人嗎?

    至于外出和妖皇境強者、帝尊強者爭鋒,他從未想過,太危險了,命就這么一條,好不容易才修煉到這彩星境巔峰,眼看著一腳踏過去就能踏入大道,為什么要冒這個險呢?

    可他眼見著就連白石清溪這名中等宗門出身的彩星修士,未曾踏上過彩星仙榜之人都踏入了帝境,他如何不羨慕和妒忌?

    丹辰子不吭聲了,眾修同樣沒人吭聲,一個個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這次參與潛龍淵之行的北寰仙宮眾弟子,收獲太大了,大的讓人難以想象,更是讓人羨慕到了骨子里,也正因如此,得知北宮野召集長老會會議,一眾彩星修士呼呼拉拉地就跑了過來,閉關的也不閉關了,打獵的也不打獵了,僅有沙摩詰、孟固、柳千影、牛猛四者脫不開身沒有過來。

    而聽明劍真人這話中之意,難不成,這會議的目的,并不是為了分配從潛龍淵中得來的資源,而是又要和哪里的帝尊、妖皇斗上一場?

    方才北宮野、李魚、張立三人在分配靈藥之時,眾修看到面前的靈藥,有不少人心中是不滿的,只覺得太少了,曲凌風、丘行空、孟飛虎、鐵英等人齊齊進階,就連張瀛月、屠姣姣二女也在短短五年間接連跳了數階,張瀛月硬是從青金五階踏入了赤金境,而屠姣姣則從青金四階踏入了青金七階,這還不是讓眾修最心動的,最心動的,則是眾弟子上繳給長老會的資源,靈藥、仙晶據說都堆成了山。

    丹辰子跳出來作妖,有人心中是竊喜的,只可惜,明劍真人一巴掌就把丹辰子給拍死了。

    “這次潛龍淵之行,老夫其實也想去的,若是去了,說不定也會有突破!”

    一片沉寂中,殷開天突然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還要什么樣的突破?”

    姬贏白了殷開天一眼,“你不是已經踏入了八階了嗎,怎么,還想跳到帝境去?”

    殷開天兩眼一瞪:“有什么不可以?那么多的八級妖王,老夫多殺幾只,多吞幾顆妖丹,踏入帝境……也不是很難嗎?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,若不是你有這么兩個好弟子,你如今還在七階待著呢?”

    姬贏不客氣地懟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在這賣乖了,你也不算算,你這幾年吃了多少妖丹、魔核!”

    云鶴真人同樣是跳出來拆起了臺,對于殷開天,他是赤果果的嫉妒,本是要死的人了,奪了魔軀重生,結果,沒有元氣大傷一撅不振,反倒是進階神速,短短幾年間,殷開天的神通竟然比昔日還要強上幾分,半年前,率領神衛軍在蠻荒與妖族一戰時,竟然單槍匹馬斬殺了多只八級妖獸。

    “眼紅了,難受了!”

    殷開天嘿嘿一笑,打量著姬贏、云鶴真人,“要不,你們兩個也到神衛軍來,我等幾人聯手與那頭老獅子再斗上一場?”

    “你還別激老夫,老夫還真想到蠻荒走上一遭!”

    姬贏冷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“去就去,不過是一頭老掉牙的獅子,你能在他手中逃得性命,難不成貧道和姬師弟就會怕了!”

    云鶴真人道。

    “云鶴師兄說得沒錯,大伙一起去,這頭老獅子傷了我神衛軍數百名弟子,絕不能饒他性命!”

    另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接過話頭道,此人,并非是北寰仙宮嫡傳一脈,乃是幾年前剛剛加入北寰仙宮。

    “沒錯,大伙一起去,不能放過這頭青毛獅王!”

    “都去,這次一定把這群妖物殺個精光!”

    “不殺了這頭獅王,東邊的那幾座城池難得安寧,明劍師叔和清溪師叔今日都在,正好商議個結果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此事不能再拖了!”

    又有四人開口附合。

    三個月前,一頭九級獅王率領著一群妖物攔住了神衛軍、天妖衛在蠻荒拓荒的道路,神衛軍幾番增兵,殷開天、洛星河、文仲明、衛羽、沙摩詰、孟固、柳千影、牛猛八人聯手之下依然被這只獅王殺得大敗,上百名弟子戰死,傷者更是多達三百余,可謂是損失慘重,不得不敗退。沒想到,這頭獅王竟然率領著群妖一直追到了最近的一座仙城,意圖攻破城池,結果,城池防御森嚴,城中眾修借助堅城、甕城、哨塔的立體防御,幾十萬張巨弩和火油彈齊射之下,妖族一方死傷慘重,不得不敗退,重返蠻荒。

    不過,神衛軍卻也被阻在了那座城中,沙摩詰、孟固、柳千影、牛猛四者更是被栓在了那里,不敢離城。

    “好了,此事隨后再議,明劍師叔和清溪師叔今日列席會議,乃是另有要事商議,至于這頭老獅子,他既然敢犯我北寰仙宮,那自然是要誅殺的!”

    北宮野突然開口道。

    此語一出,眾修頓時不再言語,再次把目光望向了北宮野。

    北宮野卻沖著李魚、張立吩咐道:“先把這靈藥分下去吧!”

    李魚、張立各自點頭,也不多言,繼續分配起了靈藥,眾修放眼望去,看得明白,眼下正擔任職司的一眾長老,皆是十株千年靈藥,而丹辰子等幾名閑散長老,卻只有三株靈藥,至于明劍真人、白石清溪二人眼前的玉匣中,放著的則是幾株令人眼饞的仙藥。

    “這次從潛龍淵中得來的靈藥雖多,可這些靈藥要用在刀刃上,魔劫將至,我北寰仙宮長老會的力量還是有些薄弱,明劍師叔和清溪長老商議過,接下來,丹堂要借這些靈藥煉制幾爐破階丹,煉制一批供赤金境弟子使用的七階丹藥!”

    北宮野目光掃過眾修說道,眾修的心思他懂,可這些靈藥的分配與使用,明劍真人、白石清溪、李魚和他早已有過商議,早就達成了共識。

    聽聞此語,丹辰子心中涼了半截,原本還想在事后求求明劍真人,多討幾株靈藥,現在看來,多半沒戲,拍是要找個其他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偷偷瞅了一眼白石清溪,心中說不出的厭憎,這老兒,資質平平,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狗屎運,竟然能踏入帝境。

    丹辰子正在胡思亂想,北宮野的聲音卻再次響起:

    “兩件事情要議,其一,我北寰仙宮如今家大業大,昔日各堂口的職司劃分已經不合適,需要重組,明劍師叔的意思是,今后,我北寰仙宮要設立五殿五堂,五殿乃是長老殿、傳功殿、執事殿、神衛殿、煉器殿,五堂乃是功德堂、刑堂、陣堂、丹堂、符堂,五殿殿主和五堂堂主,不再由彩星境的諸位同道擔任,統一在赤金境弟子中擇優選取。

    至于原定的各城城主,同樣要改組,今日在座的諸位,不再擔任城主之職,原定的三十六座主城,由赤金境弟子擔任城主,七十二座輔城,暫時由青金境弟子擔任,待將來赤金境弟子的數量上來之后,這七十二座輔城再來重新選取城主。

    接下來,五殿五堂以及九座中心主城,除了殿主、堂主、城主之職位,還要有長老會的存在,而我等的職司,正是在這些長老會中擔任太上長老,監督和扶助五殿、五堂、九城之主。

    其二,我北寰仙宮接下來要在北寰城中設立一座問仙學宮。

    這座問仙學宮隸屬于傳功殿,傳功殿殿主、長老、太上長老乃是問仙學宮第一任教習,負責授課,至于這問仙學宮第一期弟子,眼下暫定兩千名,我北寰仙宮弟子占比五成,外宗修士和散修占比五成,分為四個班級,分別對應赤金境、青金境、金星境、銀星境,學期為五年,學成之后,擇優填補進五殿五堂和各城之中擔任重要職司。

    這第一期弟子的選取有兩個方式,一個是推選,五殿五堂九城的殿主、堂主、城主皆有五個推舉名額,而我等在座的諸位,各有十個推舉名額,另一個是自薦,自薦者要經過考核、比賽,擇優選取。

    這第一任的長老殿殿主,暫由老夫來兼任,待物色到合適人選后,再來交接。

    第一任傳功殿殿主,兩位師叔推舉李魚擔任,而這問仙學宮的宮主,同樣由李魚來兼任。

    至于神衛殿殿主,由我北寰仙宮道子擔任,一旦道子步入了彩星境進了長老殿,下一任道子接任神衛殿殿主。

    而我等今后所需資源將會有兩部分組成,其一,是長老月例,其二,則是從所任職的各殿各堂各城之中賺取功績換取資源,是多是少,那就要看各殿各堂各城做出的成績。

    長老殿會為各殿堂各城池制定目標,每隔五年,長老殿將會對目標完成情況進行考慮,優者獎,劣者罰。

    老夫雖暫時兼任長老殿殿主,接下來,老夫卻準備隨神衛軍進蠻荒一戰,為自己多賺取一些功績和資源,好為接下來沖擊瓶頸做準備。

    接下來,大家商議推舉出合適之人,接掌各殿各堂各城職司!”

    北宮野的一席話說完,殿內先是一片靜寂,隨后卻如炸了鍋一般,眾修紛紛開口,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番改組,可謂是觸動到了場間所有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五殿五堂九城一學宮,哪里油水多,哪里油水少,哪里前途光明,哪里可以安排推薦自家弟子,哪里適合自己安身,涉及到利益,眾人誰也不能淡定,即使有兩位老祖在,利益面前,也要爭上一爭。

    足足有半天過后,這場會議才散去,而眾修,有九成一臉興奮……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今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 怎样办理股票融资 内蒙快3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奖金是什么样 信义集团股票行情 广西11选5第45开奖号码 线上配资开户 广西快3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