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都市言情 > 娛樂超級奶爸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三口集團的人要來?

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三口集團的人要來?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今天是12月27日,也是京華市舉辦的,各小學舞蹈大賽的日子。

    月月今天起的特別早,大概凌晨5點多鐘,就倒騰著小腿跑進了劉子夏和李夢一的主臥,直接開始薅起了劉子夏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快醒醒呀!”

    穿著睡衣,頭發還有點亂糟糟的月月,一邊搖晃著劉子夏的身體,一邊說道:“再不醒醒的話,我的比賽就要遲到啦!”

    劉子夏這邊才剛睜開眼睛,就聽到躺在他旁邊的李夢一迷糊道:“月月,幾點了?”

    月月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都已經7點了呢,一會我就要晚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都已經7點了?”

    這回劉子夏倒是清醒過來了,‘噌’地一子夏就坐了下來,嘴里叨咕道:“壞了,壞了,要趕緊送月月去學校!這個老郎也是,怎么也不叫我?”

    郎文星昨天才從港島趕回來,看他臉上挺疲憊的樣子,劉子夏也沒好意思問他港島分公司的事情解決地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只是說,今天月月和涵涵要去參加市教育部門組織的舞蹈大賽。

    明天,他們可以一起去!

    郎文星倒是知道這件事,就滿口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邊起來穿衣服,劉子夏嘴里一邊嘀咕著,等到穿好衣服了,這才拿起手機來看了一眼時間。

    5點20分!

    “嗯?”劉子夏揉了揉眼睛,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當聽到小姑娘笑聲的時候,劉子夏才回過神來,感情自己被著小姑娘給騙了?

    “你這小丫頭!”劉子夏一屁股坐在了床上,一邊舉著手機,一邊說道:“過來,告訴爸爸這是幾點了?”

    “子夏,怎么你又坐下了?”李夢一這個時候也穿好了睡衣,問到。

    “這才剛5點20分,哪兒就7點了?”

    劉子夏哭笑不得地說道:“你說說,這丫頭精神頭怎么這么大?”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怕爸爸起晚了嗎?”月月也爬上了床,振振有詞地說道:“再說了,爸爸你不需要收拾一下的嗎?”

    “我收拾什么?”劉子夏苦笑了一聲,道:“洗個漱,換身衣服,還收拾啥?”

    “不對呀,我聽郎叔叔說,今天你要上臺表演的呀?”月月歪著小腦袋瓜看著劉子夏,說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劉子夏愣了一下,說道:“他什么時候說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昨天晚上,我和涵姐姐在客廳玩的時候!”

    月月想了一下,說道:“郎叔叔說,前幾天的時候京華市的文化部門,給他打了一個電話,想要邀請你參加‘光明杯舞蹈大賽’的開幕儀式,然后郎叔叔就同意了!

    光明杯……不得不說,這個名字是真的俗氣!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劉子夏這下算明白過來,感情自己被這貨給送了人情?

    不行,這件事不能就這么完算了!

    畢竟,當初簽合同的時候就已經分得很明確了,就是劉子夏的商業活動、影視劇……等等所有的活動都要經過他的點頭,才能夠同意!

    現在可倒好,郎文星單方面就給同意了?

    怎么著,這是去港島忙了幾天,忙得自己都懵圈了嗎?

    叮咚,叮咚……

    正想到這里的時候,樓下想響了門鈴聲。

    不用想,這么早就過來串門子的,除了隔壁的,沒其他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子夏,起這么早呢?”

    趕到樓下一開門!

    嘿,還真是郎文星,跟在她身邊,穿得像是一只小百靈鳥的,是他們家閨女涵涵。

    “子夏叔叔早!”小姑娘很懂事地和劉子夏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涵涵,你也早,今天真漂亮!快進來吧,外面冷!”

    劉子夏先是和涵涵打了個招呼,然后看都不看郎文星一眼,扭頭就進了里屋。

    郎文星被晾在了外頭,臉上的表情有點愣,心說: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跟著劉子夏進了屋子,劉子夏還是對他愛答不理的,老郎心里這個不得勁啊,開口道:“不是,子夏,你是沒看見我嗎?”

    “涵涵,月月在樓上呢,你上去找她玩吧!”

    劉子夏還是故意不搭理他,而是對涵涵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涵涵不知道爸爸和劉子夏之間的小貓膩,應了一聲就朝著樓上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瞅著涵涵上了樓,劉子夏就轉身進了廚房,打算給小家伙們準備一點吃的。

    畢竟這寒冬臘月的,早晨不吃點東西,小家伙們的身體可撐不住,更何況上午還要進行比賽呢,跳舞可是個體力活!

    劉子夏的異常表現,給郎文星郁悶地夠嗆。

    不過人家不搭理他,他也不能就這么干待著啊,還得舔著臉地往上湊。

    一會還有事要麻煩劉子夏呢,郎文星可不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“子夏,我看了昨天的票房數據,還有收視率了!”

    郎文星上前兩步,說道:“恭喜你啊,甭管是電影還是綜藝節目,成績很都不錯,這要是擱在任何一個傳媒集團,那老板不都得高興壞了?”

    劉子夏繼續之前的套路,拿出手機給李夢一發了一條微訊:“夢一,問問月月她們吃不吃雞蛋,我這別煮多了!

    熱臉貼了冷屁股,郎文星心里開始生氣了。

    他臉一黑,說道:“子夏,我跟你說話呢,你到底聽沒聽著?”

    “哎呦,這還有一大活人呢?”

    劉子夏扭頭看了郎文星一眼,說道:“對不住啊,星哥,剛才沒有看見您!怎么著,您這大集團的董事長,怎么也起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嘿,我這暴脾氣哎!”

    郎文星鼻子都差點氣歪了,他說道:“合著我剛才都白說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麻煩讓讓,要不就去客廳做會,我這做飯呢,您別跟著瞎摻合,成嗎?”劉子夏轉過身子,故意碰了郎文星一下,差點給他碰個屁股蹲兒。

    郎文星腳下一個踉蹌,差點一屁股坐地上,嚷嚷道:

    “劉子夏,你就直接跟我說吧,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,你看看你這一大早晨,陰陽怪氣的,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呦,你還知道你得罪我了?”

    劉子夏瞥了郎文星一眼,說道:“之前,我接影視劇、商演……等活動的時候,就是因為沒有通知你,你就跟我打了賭,硬生生跟我這坑走了好幾首歌!你現在沒經過我的同意,就私自給我接了商演,這事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跟哪知道的這事?”郎文星有點傻眼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劉子夏翻了個白眼,說道:“我還真就納悶了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我這一天天地,忙得都快轉不過身來了,你怎么還給我接商演?”

    “子夏,這件事你得聽我解釋!”

    事情被劉子夏給戳穿了,郎文星臉上多少有些尷尬,他說道:“其實是我欠了人家一個人情,人家點名要我來邀請你,我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?”劉子夏眉頭一皺,說道:“你這還是拿我做了人情唄?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吧!”

    郎文星話音剛落,見劉子夏臉色又要變,趕緊說道:

    “你先聽我說!這次我也不是白用你,你知道我這段時間調查港島分公司,調查出什么事情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”

    劉子夏翻了個白眼,說道:“你先別轉移話題,咱們現在是在說商演的事呢,你轉到其他話題上算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是一回事!”郎文星急了,直接說道:“我要是幫你解決掉一個隱患,你這算不算欠我一個人情?”

    老郎同志還是很了解劉子夏的,從來都不樂意欠別人的人情。

    這要是欠了別人人情,也一定要還回去。

    哪怕倆人的關系已經這么好了,但是這么多年了,劉子夏和郎文星是‘一情還一情’,現在誰都沒欠誰的了。

    “算!”劉

    子夏點點頭,說道:“不過你也別蒙我,我也得判斷一下,你說的事到底是不是跟我有關系!

    “三口集團,這算不算跟你有關系?”

    郎文星很干脆地說道:“三口集團的精銳小組‘八岐’,因為你的原因全都折在華夏了,你以為他們能善罷甘休?”

    劉子夏去港島參加一個活動的時候,遭到了霓虹國三口集團的暗殺。

    當時要不是劉子夏敏感的話,恐怕這會就已經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劉子夏歪著頭看著郎文星,說道:“就算他們不善罷甘休又能怎么著?還能再派一次殺手小組來華夏,又一次暗殺我?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劉子夏自己都覺得不可能,他就繼續說道:“再說那事過去都已經有兩年了,要是想報復的話,恐怕他們早就來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!”

    郎文星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過有一點你算是說對了,三口集團還真不敢再派人來華夏了,畢竟華夏是世界上有所有黑暗勢力的禁地!

    再說了,八岐小組是三口集團精銳中的精銳,沒有了他們,三口集團就等于斷了一條特別順手、特別有用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們可沒有那么毛躁,在培養新成員的同時,還要對你進行暗殺!”

    “哪所以呢?”劉子夏眉毛一挑,說道:“我這個人情,究竟是怎么欠給你的?”

    “在半年前,三口集團就開始聯系霓虹國內各大經紀公司,傳媒集團,組織了一支數量龐大的精銳歌星團隊!”

    郎文星擰著眉頭,說道:“這支團隊里面的歌星們,分為幾大類,流行、搖滾、民謠……不論哪個樂種,都能找出擅長的人來!

    這支團隊由三口集團牽頭,再加上走了霓虹國高層的關系,想要通過外務省,以文化交流的名頭來華夏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劉子夏摸了摸下巴,道:“文化交流,三口集團倒是會想法子!不過,這件事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股权代码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助手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遗漏一定牛 排列5网址 吉林11选5一定牛网 中国股票指数根据什么来涨跌的 云南11选5直选 春兴精工股票行情和讯网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 北京pk 拾彩票投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