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歷史軍事 > 盛唐不遺憾 > 第八卷 海上絲路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

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汶川縣的景色還是比較宜人的,這才是初春的季節,大地就已經披上了一層嫩綠,遠處的山巒也都是綠油油的,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氣氛,一陣風吹在人的臉上也是頗為柔軟,一點也不像北邊的勁風,尤其是北部沙漠地區的大風,吹的臉頰生疼。

    風景宜人的地區,生活的老百姓也是溫和的,至少相對于北方人民要溫和許多,個頭也稍微矮一點,但不是很明顯。

    蜀中多山,汶川縣所在的地區更是山巒綿延不絕,幾乎都看不到有什么太平坦的地方,只有縣城周邊的好大一塊區域是平坦的地方,但也不算很大,比關中大平原差多了,其余的周邊區域都是山地。

    其實,汶川所有零星分布的平坦地區,都是汶水這條河流沖擊出來的平原,都是沿著這條汶水分布的,每一塊平原都很小,最大的一塊就是縣城所在的區域了,其余幾塊較大的也是重要的村鎮,畢竟,人們想要好好的生活,是離不開水源的,同時,為了生產生活方便,也都比較喜歡平坦的地區,所以,靠近河流的沖擊小平原,就是人類最看重的生產生活區域,這些小平原也是最容易出現文明的地區。

    較小的沖擊平原只能誕生較小的文明,而沖擊大平原就能夠誕生非常輝煌的文明了,比如黃河沖擊大平原,誕生了偉大的華夏文明,若是沒有黃河兩岸的大面積平原,華夏文明根本就不具備崛起的條件,這條河流與河流兩岸的平坦土地,是人類文明發展所必須的條件。

    汶川太小了,所有零星的小平原加在一起,也沒有多大的面積,而山地改造成平原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所以,這里也只能是一個縣城,想要發展成一個很繁榮的州城頗為困難。

    但只要這里通了火車,情況就不同了,有了火車這個運輸能力極為變態的交通工具,汶川的經濟發展就能夠上升好幾個層次,而一旦這里有錢了,進行山地改平原,也就不是什么難事了,比如在縣城周邊的這一塊平原,就可以進行擴大,將周圍的山地削平,建設一個新的平原,與原有的最大平原連在一起,這樣,整個汶川縣城周邊的平原看上去就顯得更大了,也就能夠承載更多的人口和建筑了,發展自然會越來越快的,老百姓的小日子也會越來越紅火的,這個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山地地形對經濟的發展有極大的限制效果,畢竟,只要是山地,交通就不是很便利,而沒有快捷的交通,經濟的發展必然會大打折扣,在山區搞交通比平原地區要難得多,成本也要更加的高昂,安全性和后期維護成本都更高一些,這對經濟的發展自然更加的不利。

    同時因為山區都是山地,平坦的地方相對較少,而且很是分散,這樣不論搞什么產業都很難形成規模效應,比如種地是很難搞機械化大規模種植了,開辦工坊也會很分散,無法形成完整的互補體系,而分散本身就非常不利于運輸,這會大大的增加運輸的成本,就算大規模的修路鋪橋,效果也不是很明顯,但肯定比什么都不做要強得多。

    “汶川縣的風景不錯,是一個很美的好地方!

    李安騎在高頭大馬上,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旁邊是校尉陳龍,還有汶川縣的縣尉,其余的衙役和護衛都是步行前進,衙役還是三十多人,一個都沒有少,而護衛就更多了,足有一百多人,全都是全身披掛的精銳,這么龐大的隊伍開過去,估計會讓趙家村的那些百姓緊張不安的,不過,李安不是去打架的,是去講道理的,就算說服不了那里的百姓,也不會選擇用強。

    這條鐵路經過汶川是他們趙家村的福氣,若是他們不肯珍惜,損失不但是他們自身,連帶著整個汶川縣都會跟著損失慘重的,到時候他們不但會得罪朝廷,還會得罪整個汶川縣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因為李安已經想好了,若是鐵路不從汶川過,那就只能從霸州縣通過,若是真的走霸州縣,最多三五年,原本不如汶川縣的霸州縣將會變得比汶川縣還要富裕很多,到時候不但趙家村的老百姓,整個汶川縣的老百姓都會眼紅鄰縣的富裕,而李安就準備用這一條去勸說趙家村的老百姓,讓他們同意遷墳,相信憑李安的三寸不爛之舌,一定能夠達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是!汶川縣的風景還是很美的,不過,就是太局促了一些,在這里待一段時日是一種享受,可若是長期待在此處,那就是一種折磨了,會把人悶死的!

    陳龍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這貨倒是挺有見識的,說的也全是實話,在風景宜人的山區,確實能夠讓人放松身心,讓人暫時忘卻很多的煩惱,但若是長期居住在風景宜人的山區的話,這種感覺就會慢慢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孤獨寂寞的感覺,會想著離開這個風景秀麗的地方,去人多的大城市玩玩,至少,大多數人都是沒有能力抵抗寂寞的,只有少數人能夠安于寂寞。

    俗話說的好,旅游就是從自己過膩了的地方,去別人過膩了的地方,在城市過的太久了,就會感覺膩歪的,會感覺很煩躁,而在環境優美的鄉村,也會有同樣的感覺,再優美的風景看多了也會覺得乏味的,所以,交通的改善就顯得頗為重要了,只要交通足夠便利,那么,一個人就能夠在城市和鄉村之間來回交換了,受夠了城市的喧囂,可以回到鄉村去體驗那一份優美和恬靜,在鄉村寂寞了,也能夠更快的去城市里體驗那種繁華和熱鬧,在一個大城市待久了,可以換一個玩玩,某處的風景看夠了,還可以去別處看看,這樣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:“你說的也是,再優美的風景也有看夠的時候,不過,汶川我們是第一次來,十天半個月的,是肯定看不膩的,你們覺得呢?”

    說著看向身旁的縣尉。

    汶川縣的縣尉聞言,連忙開口說道:“李侍郎說的是,像我們這些一直生活在這里的人,從來就不覺得這里很美,尤其是這山路彎彎曲曲,高低不平的,走起來實在不舒坦,要都是平地那該多好!那樣走起路來就舒坦了,也不用這么費勁了!

    其余的幾名帶頭的衙役,也是同樣的觀點,他們都在這里生活很多年了,實在是有些受夠了這里的環境,他們更向往京城那樣的大城市,他們覺得只有生活在京城這樣的大城市里,才是最有面子的事情,可居京城大不易,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去京城工作和生活的,大部分人還是要待在自己的家鄉,尤其是這些衙役,在家鄉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,去了京城指不定會被按在地上摩擦成什么樣呢?

    “哈哈!說的好,等以后汶川這里修了鐵路,交通條件就會大為改善,縣里也會變得富裕很多,而只要富裕了,就有錢修路了,你們也就不用再走低洼不平的泥土路了!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旁邊的陳龍接著說道:“你這個縣尉很傻!鐵路從汶川縣通過,對你們有巨大的好處,若是走別處通過,那就沒有你們汶川縣什么事兒了,你剛才還一個勁兒的要求李侍郎修改線路,真是傻透氣了,哈哈!”

    說完大笑了起來,這個縣尉是真的傻,居然看不到通了鐵路之后的巨大好處,與不修鐵路相比,修建鐵路能夠極大的提高汶川縣的經濟狀況,連帶著這些衙役的收入也能夠大漲,而他們為了眼前的一點點困難,居然要放棄這么重要的大好機會,這實在是太過于愚蠢了,或者說是太懶了,為了擺脫眼前的麻煩而不顧后果,這本身就是一種懶政。

    “陳校尉教訓的是,是下官錯了!

    雖然縣尉的品級并不比陳龍低,但他畢竟只是地方上的小官,而陳龍是京城龍武軍的校尉,是來自天子腳下的小校,他自然要更尊重一些才是,稱呼比自己品級低的人為長官也沒什么不可以的,自稱下官完全符合現實情況。

    “知道錯了就好,趙家村就是前面的村子么?”

    陳龍倒是大大咧咧的,一點也不知道謙虛。

    “沒錯,前方看到的村子就是趙家村,中間的一片墳地,就是他們的祖墳,在祖墳的另一邊還有兩個村子,分別是趙家溝村和趙家河村,現在被土坡擋住了看不到,再走一段路才能看到!

    縣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李安抬頭看了一眼,前方的趙家村可不得了,那是一個老大的村子,規模比一般的村子要大一些,看著至少有一百多戶,平均一戶五個人,那就是足足五百人,實際肯定還要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縣尉,這趙家村有多少人口,旁邊的兩個村子呢?分別都是多少?”

    李安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其實,剛才出發之前,縣尉都已經跟李安說過了,但李安一時忘記了,縣尉說的也不是太具體,很容易讓人忘記。

    縣尉連忙再次說道:“回李侍郎,這個趙家村足有一百一十二戶,算上老弱婦孺和部分去別處謀生的,差不多有九百多人,平時在村子里的也有七百多人,有近二百人外出謀生,有的偶爾回來,還有的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回來,村里的七百多人,老弱婦孺就占了一多半,精壯的田舍漢子差不多有二百人,旁邊的趙家河村與趙家溝村情況差不多,都比趙家村要小一些,各有七百人左右,在家的有五百人,各有精壯田舍漢一百五十人左右,下官并不主管戶口,也只能知道個大概,特別具體的人數還要回縣城問問主簿!

    李安聞言,點了點頭,開口說道:“這三個村子不得了!總計有兩三千人呢?在家務農的就有五百精壯,難怪底氣這么硬,連我們的縣尉都敢頂撞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這自然是玩笑話了,縣尉算個屁,在李安的面前,一個小小的縣尉屁都不是,但在汶川縣,縣尉已經算是很大的官了,若是一般的小案子,縣尉都是不屑一顧的,只有遇到不好解決的事情了,縣尉才會出手,比如遇到的趙家村不愿意遷墳的事情,因為下面的衙役搞不定,所以,縣尉便親自出手了,但結果就是縣尉出手也沒用,趙家村的老百姓仍舊不買賬,這可愁壞了縣尉,還好遇到了李安,只要把鍋甩給李安,他就沒事了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說笑了,下官就是一個跑腿的,屁都算不上,啥都算不上,嘿嘿!

    縣尉自黑道。

    這貨也挺識趣,說的也算是實話,雖然縣尉在一個小縣城也算是大官了,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搞定的,有后臺的大族搞不定,人數眾多的普通百姓也搞不定,上面交代的任務要完成,下面的百姓不滿意了也要安撫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,一不留神就成了妥妥的背鍋俠。

    “縣尉太自謙了,人們都說偏遠的縣令就是土皇帝,縣尉那就是宰相!哈哈!”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縣尉忙道:“李侍郎說笑了,別的地方不清楚,反正我們汶川縣的縣令,還真不是土皇帝,益州的上官時常過來巡查,我們的縣尊真是戰戰兢兢,我這縣尉就更戰戰兢兢了,若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這一身的官袍就別想穿了!

    “哈哈!聽的出來,你這心里是想做土皇帝的,當官的都不想被上面管著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縣尉也沒有否認,尷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前方就是趙家村的祖墳了,雖然大部分人已經散去,但留守祖墳的居然有五十多人,很顯然,他們是鐵了心的不肯遷墳了,為了防止朝廷派人破壞,他們直接輪流駐守了,這一點倒是讓李安覺得頗為好笑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36选7好彩1开奖结果 上市公司怎么发行股票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 宁夏11选5投注 安徽快3分布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交流群 四川快乐十二查询 北京快乐8中奖规则 1号涨停股票 内蒙古11选5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