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歷史軍事 > 盛唐不遺憾 > 第八卷 海上絲路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

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李安在抓獲這一群金絲猴的時候,已經讓留下的士兵,抽空在附近采摘各種野果,以喂養這些金絲猴,此時,大部分猴子和野果都被運走了,李安帶著的兩只金絲猴并沒有準備多少專門的食物,如此,李安就只能從自己愛吃的水果之中拿出一部分給這兩只猴子吃了,反正只有兩只而已,食量是很有限的。

    岷山很長很長,一夜過后,李安仍舊處在岷山的范圍之內,左右兩側都能看到山巒,偶爾也會遇到一些村鎮,但規模都不是很大,人口也沒有超過一萬的,都是幾百人和幾千人的規模,蜀中人口本來就不是很多,像一般的小村鎮,人口都會幾百幾千人,甚至還有不足一百人的,就算是縣城也很少有過萬的,都是幾千人居多。

    此時是初春的季節,在長安城附近,天氣還很是寒涼,而在蜀中這里,氣候就顯得溫暖了許多,就算不穿棉衣都不會冷,尤其是來自北方的人,在蜀中會覺得天氣很暖和。

    天氣暖和了,花鳥魚蟲這些動物自然也就跟著活躍了,水里的魚兒時不時的從水面上一躍而起,頭頂也時常飛過一群群的鳥雀,汶水兩岸的樹林都是青翠的,有些本身就是常青的松樹,還有一些落葉的樹木,此時已經發芽了,地面也長起了一層淡淡的綠意,讓人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春天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蜀中的風都是溫柔的,吹在人的臉上很是舒服!”

    李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蜀中的小娘子也很溫柔,聽說非常的水靈,比京城的那些擺臉子的溫柔多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陳龍說著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安比較認可的點頭道:“說的不錯,蜀中的小娘子確實水靈又溫柔,不過,那也要是有本事的郎君才拿得下!”

    說著,李安想起了東女國的碉樓,那可是很有意思的,只要爬上去了就有機會,身體差的則根本就爬不上去,只有身體強壯的人才能爬的上去,這種規矩充滿了野性,非常的有意思,是有血性男兒的最愛,想想都讓人熱血迸張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之前來過蜀中,肯定經歷過不少故事吧!給我講講唄!”

    陳龍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這貨對李安所經歷的許多事情似乎都頗有興趣,畢竟,李安所經歷的事情,都是頗為有趣的,都是非常讓人羨慕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給你講講碉樓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李安一大早也頗有興致,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沒事干吹吹牛也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在汶水下游一帶,有一大群老百姓鬧騰了起來,這些人在族中老者的帶領下,阻撓朝廷的正常施工,他們這么做的理由也很是簡單,那就是朝廷要修的道路經過了他們家族的祖墳,這會大大的破壞他們祖墳的風水,對他們和子孫不利,如此,他們自然要出面阻撓了。

    不過,修路是朝廷的百年大計,若是所有人都以各種理由阻撓朝廷施工,朝廷的道路就沒法修了,而沒有合適的道路,經濟就沒法好好的發展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鬧騰什么,朝廷要從這里修鐵路,等到鐵路修通的時候,你們附近的百姓都是能得到很大好處的,就算是去京城,三兩天就到了,這是天大的好事兒,你們怎么就是想不通呢?”

    一名縣尉站在人群中安撫道。

    “縣尉,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,修路我們是不反對的,可也不能從我們的祖墳通過吧!稍微繞一下不行嗎?哪怕走水田過去我們也沒有意見,大不了少收幾千斤糧食罷了,可這祖墳豈是能夠隨便亂動的!

    “就是,要是平了你們家的祖墳,你們愿意嗎?我們趙家也不是平頭百姓,我們祖上也是有功名的,也是有人做過宰相的!

    “縣尉,把路稍微繞一下,我看也是可行的,并不一定非要從我們祖墳過!

    “要想平了我們的祖墳,除非從我們的尸體上踏過去,走我們的祖墳修路,我們絕不會答應的!

    一群老百姓義憤填膺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讓縣尉頗為為難,若是三五個老百姓鬧事兒,他早就下令抓起來了,可這是整整三個大村落的所有百姓,加起來已經超過千人,手里都還拿著農具,而縣尉帶來的衙役只有三十多人,雖然腰里都有武器,但面對上千人的老百姓,力量明顯處于弱勢一方,要是真的敢動手的話,搞不好會讓自己命喪于此。

    所以,也只能非常無奈的選擇言語勸說,試圖通過解釋,讓這里的老百姓接受從他們祖墳修路的主張,不過,這一招顯然沒有湊效,這些老百姓固執的很,不論縣尉如何勸說,這些固執的老百姓就是不為所動,甚至公然威脅縣尉,擺出一副刁民的姿態。

    看著這些手持農具的上千老百姓,縣尉顯得頗為無奈,汶川只是一個小縣城,他的俸祿也沒有多少,但緝捕盜賊,平息事端這些雜事兒都屬于他的工作,一旦處理不好出了事情,他就必須要承擔很大的責任。

    俸祿不高,干的活兒很多很雜,還要承擔很多責任,這就是縣尉,一個讓人受苦受累還受氣的職位,也是屬于俗務官員,是普通人難以勝任的職位,就比如老杜這類的文藝性官員,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去從事這些職位的,寧愿讓好友接濟,一輩子養活不了自己和家人,也不去干這些活兒。

    縣尉帶了三十多人,過來就是解決問題的,可現場的情況有失控的危險,他不敢過分逼迫,可他若是就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,那就是沒有完成任務,同樣是要被罵的狗血噴頭的,甚至還要被打板子。

    過分逼迫引起亂子,縣尉要擔責,沒有完成任務,同樣要擔責,一不留神丟了小命,同樣非常的不劃算,總之,似乎不論怎么做都面臨著很大的風險,勸解老百姓聽話,自然是最好的辦法,可老百姓哪里是那么容易勸解的,若是三言兩語就能輕松勸解,那縣尉這官兒也太好當了。

    就是因為各種基層的工作非常不好做,所以,杜甫這類高傲的文化人,才會寧死也不去做這些官位,就算一輩子要飯也不會彎腰去做這些職位。

    “縣尉,怎么辦呢?這些刁民怎么都說不通,我們回去怕是又要挨板子了!

    一名衙役非常痛苦的說道。

    縣尉嘆氣道:“哎,能怎么辦,干了這個倒霉的縣尉,就是受氣的,真是兩頭受氣!”

    現在,這些老百姓堵在祖墳這里,寧死也不肯遷墳,情況似乎陷入了膠著,并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縣尉也曾多次向上面提議,將鐵路稍微挪個位置,不要通過人家的祖墳,可他的上司也只是負責執行,并沒有隨意改變鐵路走向的權利,所以,每次都給駁回了,作為最基層的執行者,縣尉只能自己帶頭來處理此事,他無法說服上面,那就只能過來說服下面的老百姓了,可老百姓也同樣不是吃素的,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說服的。

    既然兩頭都說服不了,縣尉也只能無可奈何,他準備回去挨板子,并把這個燙手的山芋再扔給自己的上司,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,這也總比自己被老百姓打死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本官最后再說一遍,這是朝廷的意思,你們可一定要考慮清楚了,與朝廷作對會有什么樣的下場,走!

    縣尉最后警告了一句,然后帶著自己的三十多人,離開了老百姓的祖墳。

    趕走了縣尉,千余老百姓仍舊氣呼呼的,這是他們的祖墳,是他們祖先長眠的地方,這些朝廷的人,居然提出讓他們主動把祖墳遷走,這簡直就是在打他們的臉,是完全不給他們面子,是很無禮的行為。

    可雖然把朝廷的縣尉給趕走了,可部分德高望重的老者卻陷入了憂慮之中,剛才縣尉走的時候,說的已經很清楚了,這是朝廷要修戰略通道,就憑他們這些小老百姓,又如何能阻止的了呢?

    當然了,他們也知道修鐵路經過他們家門口的好處,也并不反對修鐵路,只是他們覺得鐵路不該從他們的祖墳通過,應該稍微偏移一點,哪怕偏移一百步也行,從他們的田地通過,他們都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村老,這些衙役會不會趁夜過來扒了我們的祖墳!我們要提早準備才是,在祖墳這里駐守一些人,若有人過來搞破壞,咱們就把他們趕走!

    一名年輕力壯的男子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辦呢?朝廷要是鐵了心的要修路,我們怕是萬萬組當不了的,可這是我們的祖墳!祖先們早就在此安眠了,怎么能隨便遷走呢?”

    一名滿頭白發的老者非常憂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今天我們是贏了,可只要是朝廷鐵了心的要修路,這就不是我們能阻擋的了的,這次縣尉只帶來了三十人,下次要是三百人,三千人呢?我們也能阻止的了嗎?”

    又一名黑發老頭,憂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難不成把我們全都給殺了,我們趙村人不是老欺負的,要我們遷祖墳,絕對不可能,就算是死也不遷!

    一名中年壯漢說道。

    “與朝廷作對不會有好下場,還是要坐下來好好商量才是,縣尉剛才也沒把話說死,他只是執行朝廷的旨意,無權修改路線,可上門更大的官兒肯定有修改路線的權利!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,若是我們堅持不肯讓出祖墳,朝廷上面的人就會過來,他們可以與他們好好談談,讓他們把路稍微修的遠一點,只要不平了我們的祖墳就行,我們也不想遷墳!

    “不論如何,今夜我們要留守五十人,不能讓人偷偷平了我們祖先的墳!

    “我愿意留下來!

    一群村民開口商議了起來。

    汶川縣的縣尉,一路上走走停停,他是真的非常不情愿會縣城,甚至,時不時的會冒出一走了之的念頭,只要離開這個鬼地方,他就不會再受這等窩囊氣了,可他的父母妻子都還在縣城里,他若是就這么逃了,他的父母妻子就麻煩了,至少,沒有人養活他們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心生逃避想法,縣尉也只能偶爾想一下,最終還是要回縣城的,該受什么懲罰就受什么懲罰,想逃避是萬萬不能的。

    不過,能晚點趕回去也好,趕回去越晚,越能證明自己勸說的時間之長,自己是已經努力了的,至于事情最終沒有辦成,那也不全是自己的責任,是這些刁民實在難纏,自己無可奈何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衙役是怎么回事,怎么走的這么慢,有馬也不騎,一個個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樣!

    李安站在甲板上,用望遠鏡看到了遠處岸邊的汶川縣縣尉和三十多名衙役,心下頗為好奇。

    因為這些衙役是在李安的前方,所以,他們并沒有注意到身后的遠處有一支較為龐大的船隊,就算看到了也無所謂,這條汶水上本來就經常有商船往來,他們早就見怪不怪了,并不會覺得有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“是!李侍郎,這些家伙好像遇到什么難處了,這也太無精打采了吧!”

    陳龍也拿起了望遠鏡,看著前方的一眾衙役,好奇的應道。

    李安仔細的觀察了片刻,開口說道:“我看清楚了,那個領頭的是個縣尉,在汶川縣已經算是不小的官了,看來是真的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,能讓縣尉愁成這樣,看來是不小的麻煩!”

    “李侍郎,那我們需要過問一下嗎?”

    陳龍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李安想了一下,開口道:“通往益州的鐵路似乎經過這里,這也是本官南下的目的,還是過問一下比較好,或許這些衙役就是因為鐵路的事情發愁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修路與這些衙役有什么關系,他們不管修路吧!”

    陳龍蹙眉說道。

    李安笑著說道:“這可不一定,縣尉什么都管,若是有人不讓修路呢?這個也歸縣尉管!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二肖五码资料 体育彩票单注中奖最高 体彩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带坐标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股票融资成本 常山股份投资价值 体彩时时彩11选5山西 真钱棋牌游戏20元提现 11选5唯一赢钱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