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戀文學 > 玄幻魔法 > 大道問鼎 > 第四卷 暗河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永生不死(二)

第一百三十二章 永生不死(二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    只可惜,除了鈴子,今晚已無人能夠安眠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的某種強烈預感告訴他們,此刻已是最后一夜之盡頭。

    浮空的樓船之下,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自發地朝向高處跪拜。只有如此,他們才能夠再次感受到一絲微弱的慰藉。這種慰藉固然微不足道,但卻能夠在反復的祈禱之中漸漸擴大回響,直到某一瞬間終于壓倒他們心中龐大的恐懼,使人重新歸于安寧。

    劉松風負手看著這一切,眼角的紋路依稀比從前更加深陷了幾分。

    楚鶴意與老者并肩而立,良久,緩緩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會有結果了!彼。

    “兩日前的此刻,是你親手寫下眾誓之約的每一句誓言,然后說服了這里的每一個人!眲⑺娠L問,“到了現在,你心中依然篤信嗎?”

    楚鶴意道:“是!

    劉松風道:“但他殺了鈴子!

    楚鶴意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將目光望向跪伏著的人群。

    楚鶴意道,“你覺得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劉松風沉默。

    “這是最原初的,誕生于人們心中的信仰力量!背Q意道。

    當遭遇他們自身全然無法抵抗的災難時,人們陷入絕望與無窮盡的不解,因此才能順服地承認己身之渺小,從此轉而以全部身心去祈求虛無縹緲的神明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哪怕能得到神一瞬間短暫的憐憫——甚至于哪怕只是錯覺,他們也會驟然感受到無可比擬地巨大滿足。

    “你看,”楚鶴意說道,“他們需要這些。你我也一樣!

    劉松風搖了搖頭,只道:“罷了!

    楚鶴意問:“你不信神?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今日會從一個武宗人的口中聽到這種話!眲⑺娠L淡淡道:“即便我們原本便有信仰的神,也知道祂永遠不會去聽區區幾個凡人究竟在想些什么!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鶴意微帶愧疚地無聲一嘆,目光望向高處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的能聽到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吵了。

    陸啟明煩躁至極地重重關上了窗。

    他只想再休息一會兒,但這些人一直在下面沒完沒了,吵得人不得安生。偏偏他連命令他們閉嘴都不行,因為他們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的。

    這兩日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在他走路的時候,站在窗邊的時候,推演神通的時候,睡覺的時候,這種嘈雜的聲音都始終回蕩在他耳邊。每時每刻,無休無止。

    吵死了。

    陸啟明眼底閃過一絲戾氣。早知道這么麻煩,他當時就該直接把楚鶴意一起給殺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是廢了他修為而已,又不是真的取了他性命,他居然還敢有怨言。

    陸啟明獨自坐在冰棺頂上,神色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他躍下地面,徑直推門出去。

    但陸啟明最終還是沒有去殺楚鶴意。

    他總算還記得楚鶴意是秦門的人,與其他人不一樣。若是他什么時候又后悔了,對著楚鶴意的尸體用“起源”,那喚回的還不知是誰的魂魄。

    所以陸啟明只能沿著木梯一直

    向上走,試圖盡量離那些聲音再遠點。

    他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登上最頂層的一間閣樓,然后推開了與永寂臺方向相背離的那一扇窗,看向空無一物的遠處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聽到的聲音仍然是嘈雜的,但卻終于在時間的流逝中渾然一體,最終化成遙遠的洪流涌動,如隔天海。

    陸啟明眼底漸漸透出疲憊。

    他忽然單手搭上窗欄,微一用力,縱身躍了出去。

    少年身形輕盈地落在了懸空的一處屋檐,靠坐下來。

    在此刻漆黑的深夜之中,陸啟明一個人停留在這座浮空樓船最高處的屋頂,獨自俯瞰著整個古戰場。

    目力所及沒有盡頭。

    微風不斷吹拂著檐角懸掛的銀鈴,發出淺而清脆的聲音,層層疊疊連成一片,讓陸啟明依稀覺得心里熟悉。他陷入回憶很久,想起的是從前家里曾經被人親手掛起的編織風鈴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為時間過得太久了,記憶變得模糊,這兩種鈴音竟然聽起來十分相似,以至于令陸啟明一時難以分辨出不同。

    陸啟明靜靜聽了一會兒,抬指一劃,晚風驟然轉為鋒利——

    他讓它漫山遍野地吹過去,一瞬間便斬斷了所有的銀鈴。

    聲音隨之靜止。

    ——但也不完全是這樣。

    鈴音消失了,耳畔那些隱約的人聲又再次轉為清晰。

    他聽得到每一個人的心愿。

    在這里的每一個人,都有著自己心中的愿望。

    有人只是想要活下來;蛟S他們在古戰場中只是隨波逐流的一粒微塵,但在各自的家鄉,卻也都是被人艷羨的天之驕子。他們曾經為自己的人生如此努力,所以想要活下來。

    也有很多人在這個夜晚深深思念著心中所愛,祈禱即便自己無法幸免也想要用一切換取他們一生平順。這里每個人都有很多其他的身份。有些很年輕,還只是學生,晚輩,幼子。有人則早已娶了妻子,家里還有年幼的小女兒在盼著回來。

    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但他們都在一刻不停地無聲訴說著,把這些心愿念給他聽,字字真摯虔誠。他也因此看遍了無數人曾經經歷過的生活。

    其實陸啟明有點難以理解他們為何會有那樣強烈的執念。他們的生活在他看來已經足夠圓滿了,圓滿得不可思議,而他們竟然還不滿足,想要祈求更多。

    可是,直至此刻。

    陸啟明忍不住抬手按住心口,微微弓起背脊。

    他竟然還是會為此而覺得感動。

    人一旦死去,再美好的心愿也會隨之落空。這竟然還是一件如此讓人遺憾的事情。

    少年漫無目的地盯著空處,不知不覺曲起一只腿,把下巴擱在膝蓋上,默不作聲地出著神。

    陸啟明眼中漸漸透出茫然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心愿。這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,他卻想不出。

    ——他只是想要徹底殺死承淵,這算嗎?

    陸啟明思來想去,還是不愿意將這件事當作心愿。那些聲音聽得多了,陸啟明便覺得心愿好像是一件值得珍之慎之的事,需要被仔細對待。承淵還不配。

    那他就再沒有

    什么心愿了。

    陸啟明不無淡漠地想到。

    幸好沒有。

    離天亮還有不到兩個時辰,他也不希望自己直到此刻心中仍有遺憾未盡,那會讓他覺得狼狽,即便是贏了也有瑕疵。

    他早已對自己許下誓言,一定要得到完美無缺的勝利,不可被擊潰,也決不讓任何人的惡意得逞,無論是誰,都再也不可能讓他違背自己的意愿。

    他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誰也管不著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的時候,陸啟明就從眼睛里透出些輕快的心情來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刻他就特別想將心中喜悅與人分享。但他現在一個人待在這里,身邊什么都沒有。而且,就算把全世界都擺在他面前任他挑選,他也已經沒有什么想見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不屬于這里,這里的人們也從不識得他。終有一日,他會變成紙上的一行字,或是人們口中不盡真實的三兩句傳聞。

    ……這樣也好。

    少年繃緊的身體逐漸松懈下來,眉眼間的神情也變得舒緩,最終歸于一切都沉寂下去之后的寧靜,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牧猛地將門撞開,一眼看到那座被徹底鎖死的冰棺,瞳孔微縮。

    他幾步跨過去,想也不想地抬手用力去推,卻又很快頓住。

    拂開冰面霜霧,季牧隱約看出了棺中之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不是他。

    但季牧仍然難以放松下來。他感到自己一直被某種無比陌生的情緒充斥著,隨著時間推移,這種焦灼愈演愈烈,直至今夜終于達到令他再難忍受的頂峰。

    季牧根本無法安靜地坐下來,連一瞬間都不行。

    他眼神狠厲地環視了一遍空蕩無人的房間,快步出去,踹開了隔壁的另一扇門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兒?”季牧問。

    墨嬋靜靜坐在案幾旁,聞聲看向他。她手里反復轉著一只薄瓷杯子,杯底連茶漬都干透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蹦珛绕降。

    季牧一步步走到女子對面,森然盯住她。

    墨嬋笑了一聲,問他道:“又想殺我了?”

    季牧冷冰冰道:“你這兩日什么都沒做!

    “怪我?”墨嬋冷笑道:“他自己都說再用不著我了,我還能灌藥給他喝?我有那本事?”

    季牧怔忡地停住。

    “你剛才說,”季牧緩緩道:“他說什么?”

    墨嬋神色徹底冰冷下來。

    “閉嘴!蹦珛人浪赖囟⒆〖灸,道:“你現在,就給我立刻滾出去——出去!”

    季牧難以理喻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所以,”季牧的目光透出強烈的厭惡,“你就準備在這里坐著?”

    “季牧,你現在說這種話,你以為你是誰?”墨嬋譏諷至極地一笑,卻別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片刻后她道:“我也沒那能耐。誰都沒有!

    說罷,墨嬋猛地站起身,狠狠一把推開擋在她面前的季牧,慌張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季牧被她推得微一趔趄。

    他沉默地看著女子匆匆離開的背影,良久,慢慢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淘宝快3玩法 股票入门口诀 pk10软件计划 福建快三奖金多少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今天 极速飞艇公式计划 个人如何理财 河北快乐扑克怎么中奖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新手炒股软件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298棋牌游戏下载